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8章 她生气了

  

  

郑琳在厨房帮沈安收拾,嘴里念叨着,实则是说给沈安听的:“谁要是幸运嫁给像你这样的男人一定会享福的。”

  沈安边洗边说:“可惜祺祺还不看好我。”

  郑琳听到沈安这么说,心里甭提多高兴了:“你加油,我给你当后援团,给你助力。”

  “真的吗?那这个锅可洗得太值了。”

  “你不洗锅,我也是你坚强的后盾,我很看好你。”

  沈安想,也许离追上章祺不会太久了。

  .....

  章祺休息了半天,第二天就去店里上班了,这段时间她太忙了,视频号不仅没更新,甚至连打开也没打开过,她打开视频吓了一跳,粉丝已经6万了,这惊人的速度是她之前根本没料到的。

  播放和点赞量最多的还是前两个视频,一个是她获得陶艺大赛二等奖时的视频,另一个是她因为抑郁症而跟陶结缘,至于其他授课的视频播放量也不少,但比起前两个,显然少了很多。

  章祺觉得网友们还是喜欢带有情绪价值的故事,她以后要多挖掘这样的故事。

  “研究什么呢?”

  章祺抬头沈安已经站在她办公桌前了。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一点也没听到。”章祺疑惑地问。

  “我有隐身束。”沈安故意打趣章祺:“我来是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什么消息呀?”

  “一个半月以后,也就是六月8号,你就可以去国内最负盛名的十大陶器遗址参观学习了。”

  章祺这段时间忙着娇娇的事,确实把这件事忘了,她不知道一个月以后娇娇的事能不能处理好?这是她唯一担心的,如果一个月判决还没下来,她走了,娇娇怎么办?

  “怎么了?你不是很想去嘛?”沈安不解地问。

  “我只是担心,娇娇的事。”

  “你放心,伤残二级,我已经咨询过律师了,这样的情况应该能判对方最少六个月,如果女方强烈要求离婚,会直接判离婚。”

  “那真是太好了。”沈安什么事都替她着想,连娇娇的事都咨询过律师了,沈安怎么这么好?

  “谢谢你!沈安。”

  沈安坐在椅子上:“我个人觉得只说谢谢已经不足以表达你的诚意。”

  “那你要什么?”

  “你知道我最想要什么,伯母已经答应我,要帮我追你了,你觉得我胜算有几分。”

  章祺笑笑半天没说话:“这个不好说,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

  沈安正色道:“章祺,对不起可能是我太心急了,你放心,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等到你准备好的那一天,等到你准备好接受了我的时候,这段时间我决不过多地打扰你。”......

  时光飞逝,岁月流转,转眼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判决书下来了,和沈安说的差不多,李军被判有期徒刑十个月,赔偿医疗损失费两万元整,准予离婚。

  娇娇已经出院了,伤也养得差不多了,胳膊上的石膏也取了,这段时间出了院就跟着郑怡回娘家了,在家里,在父母的呵护下,她的心情渐渐好了,也愿意见人了。

  娇娇翻来覆去地看着离婚证,她回想过去的那些事,就跟噩梦一样,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要是没有表姐她可能真的就在李军手里了,想起那些事她至今后背发凉。

  就是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原来是章祺打来的。章祺知道判决结果之后很高兴,她替娇娇高兴。

  “姐,我终于自由了,我想来兰州。”

  “好,我现在就去接你。”

  “不用了,我坐火车,我们家离火车站近。”

  章祺从安陶艺店开车去了火车站,直接将娇娇接到了店里,她想让她先感受一下,看她喜不喜欢这里,之后再跟她谈工作的事。

  娇娇进了店,被架子满目琳琅的陶器深深吸引住了,她站在架子前仔细地观察,好像见到了从未见过的稀世珍宝一般。

  章祺从娇娇的眼神中就能猜到,娇娇是喜欢陶器的,喜欢这里的。

  “怎么样?”章祺问。

  娇娇眼睛都舍不得离开架子上的陶器:“真的太好看了,好漂亮啊,人的手竟然这么巧,能做出这么好看的东西来。”

  “你想不想学,或者说想不想在这儿上班?”

  “想,当然想。”娇妖说完低下头:“姐,我学历低,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资格?”

  “有,太有了,我问过老板了,他已经答应了,你想做什么样的工作,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我就想做陶器,但是我不会。”

  “没关系,这个可以学的,只要你想学,我可以教你,你小时候不是也挺喜欢画画的嘛,现在还画吗?”

  “画,没事的时候就画几笔。”

  “那没问题,我手把手教你。”

  娇娇学东西很快,不到一周就掌握了所有的要领,而且单独做出像样的东西了,虽说难的东西她还做不好,但只要入门了,技术是可以慢慢练就的。娇娇很勤快,除了平时在店里学习外,就跟着宣传推广的几位同事,到处跑。

  她终于看到了汹涌浩瀚的黄水,数不尽的高楼大厦,行人如织的街道,车流如潮水般的马路,她感觉生活有了新的希望和动力,未来可期。

  那天,章祺正在指导学员做一件高难度的作品,沈安急急忙忙地赶来。

  “章祺,我找你帮个忙。”

  章祺看到沈安着急的样子,她心里一阵紧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上楼说。”

  章祺后脚跟着沈安上了楼,进了办公室。

  “沈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沈安撑不住笑了:“我说过你还是关心我的吗?”

  章祺有点生气,转身就走,她可不喜欢这样开玩笑的方式。

  沈安知道玩大了,连忙上前一步挡住章祺的去路:“章祺,你别生气,听我说,确实有一件事找你帮忙。”

  “我帮不了,不好意思,沈先生,我还要回去工作呢。”

  沈安头大,他为什么要开这样的玩笑呢,现在可怎么办,他急得都出汗了:“章祺,是这样的,公司最近有一批白陶要出口,厂子里目前没有懂中国画的匠师,所以只能找你帮忙了。”

第88章 她生气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