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新仇旧账一起算

  

  

“萧总,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想打我吧,像你这样的人,被像我这样的人拒绝,肯定无法接受吧?”

  见着萧儒墨的那双唇抿得有些紧,沈棠依索性豁出去了,往前凑了凑,“萧总,要不然你打我吧,打我出了气,心里就平衡了。”

  “像我这样的人?”他的眼神有一点困惑,“像你这样的人?”

  “是啊。”沈棠依不怕死地解释,“萧总你这么气宇轩昂,品貌非凡又尊贵多金的人,多少人羡慕崇拜又高攀不上啊。”

  “我呢。”她自嘲一笑,“每天忙于生计,要算着怎么过日子最划算,要忙着打工赚钱,虽不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吧,但跟萧总一比,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按理说,我应该对萧总感恩戴德,俯首称臣才是,但是我总不能骗萧总不是。”

  “沈棠依。”萧儒墨神色复杂看着她,“你的想法,这么复杂的吗?”

  “不是我的想法复杂。”沈棠依笑得勉强,“是生活本来就复杂,所以,我想简单点。”

  “所以,不接受我,就能变得简单?”

  “也许会吧。”

  “这是你的心里话?”

  “是。”

  她的态度,冷漠得像一座冰山,将燃起的希望生生的浇灭,坚定的表情就像一面无情的铜墙铁壁,将他毫不留情地阻挡在外。

  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剩下的那些话,萧儒墨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她说得对,从来没有人如此拒绝过他,他也从来没在一份感情上如此主动过,只那一点心动,便让他情难自禁地说了这些话,原以为她会......

  思绪有些紊乱,更多的是心情的压抑,一时间很想下车去透透气。

  萧儒墨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去,靠在车边。

  可没过多久,隧道里的昏暗和嘈杂的人声,让他变得更加烦闷起来,不得已,又回到了车上。

  “萧总......”沈棠依欲言又止。

  萧儒墨调整了背椅,手臂放在额头上,挡住了余光。

  此时,还是不去看她的好。

  “萧总,对不起啊。”沈棠依满面愧色,“你要是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怎么打我骂我都行。”

  眉眼微微地蹙起,萧儒墨轻阖上了双眼。

  “萧总,今天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发誓,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所以,你也别有心理负担。”

  “把嘴闭上。”萧儒墨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耳边,很快清净了下来,他听到了她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个女人,她叹的是哪门子的气......

  该叹气的不该是他?

  没过多久,聒噪的声音再次传来。

  “萧总,咱们私事归私事,公事归公事,你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取消跟我们的合作吧?”

  这个女人!

  感情叹的那声气,是因为这个?

  萧儒墨缓缓睁开眼,那双喋喋不休的唇透着柔软的红,娇艳欲滴得让他的眸光闪了闪。

  此时他的表现,正印证了齐卓的那句话。

  他突然很想在她的那双唇上,印上属于自己的印记。

  但这个女人的疏离,彻底地打消了他贸然升起的念头。

  “萧总,我还是下车去看看吧。”

  沈棠依的手刚碰触到车门的拉手,就听到一声干脆的响声,然后车门就被锁上了。

  萧儒墨收回了锁门的手,再次躺了下去,闭上眼,“消停点待着。”

  听着带着生气的声音,沈棠依老老实实地安静了。

  她偏着身子,背对着他,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摸上被他触碰过的下巴,紧紧地咬着唇,极力地忍下了难以克制的冲动。

  如果感情势必是一场赌注,她或许会赌。

  但有些赌注,她输不起。

  车祸应该是很严重,以至于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车子都是纹丝未动,周围原本还怒气冲天的司机们,早已死了心,索性下了车围在了一起,天南海北地唠起了家常。

  沈棠依动了动发麻的半边身子,默默地听着身后的动静。

  没有动静,难道是睡着了?

  想了想,便悄悄地转过身来,想将锁上的车门打开,好出去透透气。

  刚伸手,有人抢在了她的前面解了锁。

  “出去透透气吧,不要跑远。”

  听起来,除了气还未消,怎么还有些孩子气了呢。

  沈棠依张了张嘴,最终乖乖地闭了回去。

  还是少说为妙吧,免得让人更不痛快了。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一旁有自来熟的人主动跟她打起了招呼。

  “你也等累了吧,下来活动活动吧,也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呢。”

  冲着对方礼貌地点了点头,沈棠依活动了几下筋骨。

  这么干坐着,其实也没有那么累,主要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没敢动,更要命的是,车里的气氛,让她险些窒息。

  “诶?让你老公一起下来啊,一直坐着多累啊,下来下来,下来抽根烟。”

  正当沈棠依以为,这么贵的车,隔音效果应当是极好的,就见着萧儒墨从另一边出来了。

  不用问,他听见了。

  等她的尴尬劲儿还没过时,又听到大哥十分热情又洪亮的声音响起。

  “哦哟喂,姑娘,难怪不让你老公下车呢,这是怕人惦记了吧。”

  这一嗓门喊得,周围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等待的无聊,足以让任何一件小事发展成为谈论的核心内容,而她和萧儒墨,很不幸地沦为了此时的核心。

  当萧儒墨走近身边的时候,沈棠依讪讪地笑着,指了指热情的大哥。

  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误会了。

  萧儒墨却微微低了头,附在她的耳边低语,“别解释,否则新仇旧账一起算。”

  小气了不是?

  怎么还记仇了呢……

  这可不像她认识的萧儒墨啊。

  她眼巴巴地看着他走进人群堆里,十分自然地接过别人递过来的香烟,由着另一个人帮忙点燃,开始抽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抽烟。

  绝佳的容貌让他连此时抽烟的动作,都显得养眼了几分。

  难得一见,他没有任何身份和偏见地加入到陌生人当中,融入了他们的聊天,不似刚刚的严肃,面色柔和了许多,言行举止,既儒雅又得体。

  他可真是个多变的男人啊。

  他们不知道聊了些什么,萧儒墨的笑容渐渐地放大了些。

  沈棠依远远地站着,没有靠近半步,或许,只有隔着如此的距离,她才敢肆无忌惮地将他融入眼底。

  只这距离,既咫尺,又天涯,让她再一次望而兴叹。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有人兴奋了起来,一看便知,是路通了。

  沈棠依等着萧儒墨先上了车,才拉开车门坐了回去,系安全带的时候,她猛然想起一件事。

  她想起那日遇见江颖菲的事。

  她想提起这个话题,以化解尴尬的气氛,但无法确信这个时候提这个名字,会不会不妥,只好又咽了回去。

  堵了这么久的车,夜幕早该在安静的沉睡之下,但车上的人,似乎都没有困意。

  谁也不跟谁说话,像极了赌气。

  沈棠依倒没有赌气,她很想跟萧儒墨说些什么,但实在读不懂他面无表情的神色下到底藏着的是何种情绪,也就不敢轻易尝试了。

  车子照常停在了弄堂的门口,只是这次,沈棠依再也没有等到车灯的亮起。

  她没有回头,因为她知道,那个赌气的人儿,早已不知所踪了。

  看来今晚,她要失眠了......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上哪儿浪去了?”声音从二楼传来,伴随着疾步的脚步声,开着玩笑的人很快到了眼前。

  回到家中的萧儒墨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但又不好对着母亲发火,有气无力道,“妈,你怎么又回来了?”

  “什么叫又回来了!”袁柠瞪眼,“臭小子,你是巴不得我不回来是不是?”

  “没有。”萧儒墨抬腿就要往楼上的卧室走,“我累了,先回房间了。”

  “等会儿!”袁柠一把拦住,“聊会儿再走。”

  她养了几十年的儿子,难道还看不出他此时的异样?

  萧儒墨点了点手腕上的手表,“妈,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他的头,真的有些痛了。

  袁柠哪里肯放过,将人揪住不放,“不行,当天的事当天了,就必须今天谈,现在谈,不谈不许睡觉!”

  萧儒墨不敢使劲,怕伤了母亲,自知无法摆脱,只能返回客厅,躺倒在了沙发上。

  袁柠跟了过去,坐下来摸了摸儿子的额头,“这也不烫啊,没生病啊,这是怎么了?怎么跟个霜打的茄子一样,蔫儿了吧唧的。”

  “有事说吧。”萧儒墨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他开始有些后悔,今晚是不是不该跟她说那些话,是不是说得过早了些?

  “我是想问你,上次跟颖菲相亲的事,怎么样了?”

  这小子,打了两次电话来问,他都是闭口不谈,没办法,这才杀了回来。

  “不怎么样。”

  “什么叫不怎么样?”

  很显然,袁柠对这么不走心的回答并不满意。

  “颖菲那孩子真心不错,不管颜值和学识,都跟你不相上下,你别告诉我,你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

第四十四章 新仇旧账一起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