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受伤

  

  

谢梦华伸出的手僵在那里,人也傻愣愣的,一时有些没明白李建申的意思,直到听到他又说道,

  “梦娘,我对天发誓,此话当真,你就莫要再耍脾气,与我回府吧!”

  “你说什么?”

  李建申脸上的笑意渐渐放大,明明还是那个他,可谢梦华却觉得不是他了,那笑里没有往日纯粹的意图,却含了几分高深莫测。

  “我说你这便与我回府吧!搬回谢府的东西你也莫要再来回搬动了,往后再慢慢添置,我定要你过上更好的日子!”

  谢梦华收回手,往后退了两步,面容也冷了下来,

  “李建申,莫要再说这些没有意思的话,昨日之事你怕不是忘了吧?就算你忘了,我也没忘,你莫不是以为经过了那事我还能跟你过寻常日子?若是从前不知也就罢了,如今我看的分明,再自欺欺人那便是自找死路!”

  “那你要如何?”李建申向前一步,跨过门槛逼近谢梦华,“你且说说,我都如此做了你还想如何?”

  谢梦华躲开他,“和离书给我,你我好合好散!”

  “好合好散?可我现今并不觉得好,我觉得很糟糕。”李建申伸出手要去摸谢梦华的鬓发,谢梦华连忙闪身躲开。

  李建申便又跟过去,指尖将要触及她脸颊的时候被墨砚一把抓住,“李县尉,谢娘子既然不愿与您回府,您就莫要强求她。我听孟明府言,李县尉乃武状元出身,当是光风霁月之人,强迫女郎可不应是县尉的行事作风!”

  李建申见墨砚出手阻拦,本就心有不甘,刚想说些什么,身后便吵吵嚷嚷的行来几人。

  谢梦华迎头看向院中,是李建申阿娘刘氏领着孙大娘,还有孙氏那侄女儿孙巧莺,并几个随侍急匆匆而来。

  见到府门口僵持的几人,刘氏一下便看到自己儿子的手腕被墨砚捏在手里,她以为自己儿子挨了打,嗷的一嗓子就冲了上来。

  “谢梦华,当日你与申儿成婚我便不愿,过了门你对我不敬我也对你一向宽容,没想到如此纵容你,过门半载肚皮连个声息都无。我给申儿纳个人进门,你竟然闹将起来要与申儿和离?”

  刘氏嘴里絮絮叨叨的,手指朝着谢梦华指指点点,谢梦华懒得理她,趁乱挪到了离李建申稍微远些的地方,没想到那刘氏不依不饶,追过来接着说,

  “你要和离便和离,带人来此找我儿麻烦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怎地?找到靠山了便领着人回来耀武扬威?呸,你算哪根葱,不过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罢了!”

  谢梦华本不想理她,可见她越说越难听,便直接站到她面前,面色森冷,

  “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怎么了?你还不是用的挺起劲儿,有本事把之前花我谢家,用我谢家的钱财都还给我,若是做不到,就别在这装什么高洁圣人!你到我谢家铺面裁制锦衣,取拿补品的时候怎么不这般尖酸刻薄呢?!我算哪根葱?”

  谢梦华向前逼近,将刘氏逼的直往后退,“我告诉你我算哪根葱,我是妫州城首富谢家之女谢梦华,也是你县尉府的衣食父母!”

  这句话说完,刘氏明显呆愣在那里,心中几番思量,忽然想起自己在外私放印子钱的事谢梦华是知晓的,若是被她在这时候说出去,这被旁人听了去不是给申儿添了麻烦?

  她瞧着坊市间来往的人群渐渐都朝府门口聚了过来,不一会儿便将府门围成个圈,都伸着脖子看热闹,一时便住了嘴。

  李建申看自己阿娘与谢梦华对峙在那里,从墨砚手中挣脱来行了过去,他心生无奈,这事本想自己处理,想将谢梦华哄回府去。自己的将来还要靠她才行,却不料阿娘这时候冲出来,真是添乱。

  眼看着要打起来的场面就要偃旗息鼓,而李建申又是一脸紧张谢梦华的模样,孙巧莺和孙氏却是心里不愿,两人对视一眼,冲到刘氏身旁,对着谢梦华便开骂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如此与老太太说话?嫁给县尉半载都未能有孕,不孝顺婆母便罢了,未和离便在外过夜,你这样的女郎谁府里敢要?”

  谢梦华没料想孙氏会将这些话如此说出,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便见琥珀从旁窜出,一巴掌扇在了孙氏的脸上,

  “老虔婆,早就看不惯你了!你算什么东西,敢跟娘子这般说话,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告诉你,打你这一巴掌就是给你点记性,下次看着我们娘子就绕道走,小心我见你一次扇你一次!”

  “你怎么动手打人呢?”孙巧莺倒是想还手,可眼见李建申行了过来,她便硬挤出几滴眼泪,“哎呀,姑母,您脸都肿了!”

  孙氏一听这话,当下脑中一冲,上前与琥珀扭打在一起。

  谢梦华去拉,却被刘氏拉住,孙巧莺趁乱朝刘氏腰间推了一把,刘氏便应声而倒。

  “夫人,您别推老太太啊!”

  话音刚落,孙巧莺傻了眼,她本想诬陷谢梦华,结果刘氏倒下的瞬间将谢梦华也一起拽倒了,人直接便趴在了谢梦华的身上。

  墨砚在旁看到孙巧莺所为的瞬间便连忙行了过去,却还是晚了一步,等到了近前,谢梦华已经白着一张脸躺在地上。

  李建申见此也是心口一紧,将刘氏扶起来,又过去看谢梦华,“梦娘,你要不要紧?”

  伸出的手还未触碰到谢梦华,就听到她轻叱道,

  “别碰我!”

  见此情景,琥珀推了孙大娘一把,将人推个大趔趄,便急忙过去扶起谢梦华。

  “娘子,你怎么样?”

  被扶着的胳膊一阵儿钻心的痛,想使力也使不上,谢梦华皱着眉长呼了一口气,

  “无事,先回府上去。”

  说完又朝向李建申道,“你若是不愿和离也罢,今日之事街坊邻居皆有目睹,明日我便递状子到官署,请明府裁断你我应否和离!李建申,你若是不愿好合好散再见亦是故人,那便做仇人吧!”

  “琥珀,我们走!”

  墨砚在前开路,将人群疏散开,这才护着谢梦华与琥珀离了县尉府。

第四十四章 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