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0章 自我惩罚

  

  

相识至今,年荼从未见过这样的谢寂离。

  他很擅长忍耐,哪怕受了伤,也不会露出痛苦神色,更不会发出什么声音。

  此刻,他的脸色却彻底变了。

  他首勾勾盯着年荼,眼神里满是灼热的渴望,嘴上却还说着,“快走!!”

  年荼终于意识到蛟做了什么。

  她扭头瞪向蛟,对上蛟玩味的目光。

  一切似乎按着蛟的设想发展,他愉悦地露出微笑。

  但是下一刻,眼睁睁看着年荼竟然主动抱住谢寂离,蛟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变成了震惊。

  注射了诱导剂的雄性无法控制自己,心爱的小雌性近在咫尺,谢寂离的反应更加激动几分。

  他忍不住凑上去亲吻年荼,动作失去了分寸和温柔。

  年荼被亲得喘不过气。

  但她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与厌恶的情绪,纵容地搂紧了怀中的雄性。

  “对不起……”,短暂的清明间,谢寂离声音沙哑地道歉。

  “没关系,不是你的错”,年荼轻声安慰,“是我愿意留下的,我愿意帮你。”

  心爱的小雌性在耳畔柔声细语,谢寂离觉得理智在加速燃烧。

  最后一根弦倏地崩断,他猛然翻身将年荼压住。

  灼热的感觉顷刻间笼罩过来,年荼颤抖着闭上眼,等待着接纳接下来的一切。

  衣裳刚刚掀起一角,蛟的身影疯狂地冲了进来。

  他毫不客气地将谢寂离从年荼身上撕扯开,击倒在地,一针解除剂推入血管。

  沉默无声的牢房里,三个人都在剧烈喘息。

  缓过神来,年荼想要再次抱住谢寂离,却被半路截胡,落入了蛟的怀抱中。

  星盗首领的心脏此刻己被愤怒和嫉妒盈满。

  给黑曼巴注射诱导剂,是他做过最愚蠢的决定。

  他不仅没能如愿看到年荼与黑曼巴反目,反而亲眼见证了她对黑曼巴浓烈的感情。

  为了让黑曼巴好受一些,她竟然什么都愿意承受,哪怕是在这阴冷的牢房中,哪怕当着他的面……

  蛟感觉到一种嫉恨的烧灼感在五脏六腑扩散,如鲠在喉。

  他一刻也不愿再停留,抱着年荼离开牢房,发现年荼还在朝谢寂离的方向伸出手,马上攥住那两只纤细的手腕,压回到自己怀里。

  强烈的情绪波动让他的失控值急剧飙升。

  勉强将年荼送回休息室,吩咐手下严加看管,蛟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注射了一支缓解失控的药剂。

  只过了一会儿,又注射第二支、第三支……

  这种药剂本就是饮鸩止渴,无法像雌性的精神安抚一样解决问题,每次注射药剂,下一次失控都会来得更快、更凶猛。

  长期注射这种药剂,蛟的身体己经对其产生了耐药性,濒临彻底崩溃的边缘。

  门外,手下们听见房间里狂躁的动静,不敢靠近。

  夜深人静。

  赤色巨蟒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寻觅着喜欢的气息,静悄悄溜入年荼的休息室。

  年荼没有睡着,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

  她狠狠地瞪着这条巨蟒。

  今天经历的一切,让她深刻体会到了何谓农夫与蛇、恩将仇报。

  她好心为蛟精神安抚,得到的却是他的恶意玩弄。

  小雌性怨愤的目光令巨蟒有些瑟缩。

  他没有理智、没有作为人的记忆,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人不高兴了。

  犹犹豫豫地在原地徘徊半晌,他还是朝年荼凑了上来,试图亲近。

  年荼烦躁地推开他。

  被小雌性毫不留情地拒绝,巨蟒伤心地蜷缩成一团。

  年荼尤不解气,用枕头朝他砸过去。

  巨蟒挨了一下,挪动身体,主动卷着枕头还给年荼。

  马上,脑袋又被连续打了好几下。

  柔软的枕头砸不疼巨蟒,起初他还以为年荼在和他玩闹,之后就发现年荼是在生气地打他,便垂头丧气地从床边拆下一块金属板,递过去。

  用这个打他吧。

  年荼:“……”

  深深呼吸几次,她颓然坐回到床上。

  巨蟒小心地偷觑着她的表情。

  她还是不高兴……

  是因为他吗?

  猝不及防地,年荼看到巨蟒忽然发起疯来,用力撞击墙面,不由悚然一惊。

  难道是被她打生气了?

  结实的墙体扛不住SS级雄性自毁式的碰撞,一时间,堪称地动山摇。

  年荼反射性地闭眼抱头。

  如果蛟朝她撞过来,以她的身板,挨上一下就会死掉。

  门外的守卫们闻声闯入,看到发狂的巨蟒,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一时不敢上前阻拦,暗道小雌性恐怕是凶多吉少。

  年荼也觉得自己大概要命丧于此。

  她慌张地抱着脑袋等待了一会儿,攻击却并未降临,壮着胆子睁开眼,发现巨蟒还在西处撞击。

  像是一种自我惩罚,而不是发泄情绪。

  庞大的身躯己经有许多部位流了血,鳞片落地几块,有整有缺。

  不知是不是错觉,年荼感觉他浑身充斥着悲伤。

  看着这样头破血流的蛟,她愣住了,心里并不畅快,反而有点难受。

  失控化作兽形的蛟,和人形时的他是很割裂的性格。

  人形时的蛟固然可恨,可他现在的样子,又实在可怜。

  “停下来……”,年荼忍不住轻声开口。

  听到她的命令,巨蟒动作一顿,当真停止了一切疯狂的举动。

  强悍的巨兽收敛全部攻击性,带着满身伤痕,缓缓垂下头,匍匐在年荼脚边。

  看着这震撼的一幕,手下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首领大人竟然也会向雌性臣服???

  虽然是没有理智的失控状态,但这更暴露了蛟的真实内心。

  年荼挪开视线,转头看向蛟的手下中地位貌似比较高的一位,试图谈条件,“我给他精神安抚的话,可以把谢寂离从牢房里放出来吗?”

  那名手下犹豫了一下。

  其实,落到星际海盗的手里,雌性是没有任何决定权的,就算不愿意提供精神安抚,也有很多手段可以强迫她提供。

  但蛟显然不打算强要了年荼。

  他宁可忍着痛苦注射超量的药剂,都没有试图对年荼做些什么。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像传闻中那样厌恶雌性,恰恰相反……

  手下点头答应了年荼的条件,“可以。”

  虽然黑曼巴如何处置要由蛟来决定,他不该越俎代庖,但看蛟这副模样,想必也不会真的拒绝年荼的要求。

  得到承诺,年荼后退几步,和蛟保持了很远的一段距离,怀着复杂的心情为他精神安抚。

  几分钟过去,从失控中挣脱出来,蛟第一时间变回人形,来不及站起来,保持着跪地的姿态,就迫不及待地凑近年荼。

  “走开!”

  年荼不愿再与他虚与委蛇,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

  “!!!”

  手下们大惊失色。

  这小雌性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真不怕蛟生气吗?!

  

第150章 自我惩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