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洪荒卷 第十五章 狼更狼

  

  

“唉呀!夔冰你看看这俩兔崽子,你这是真给我找事做啊!”鲲之巅上,一大清早就从山洞里传出来鲲鹏的抱怨之声,鲲鹏怒气冲冲的从山洞中走出来。

  “咋地了!”夔冰叼着根狗尾巴草,悠哉悠哉的翘着二郎腿,躺在山崖上的草地。

  鲲鹏指了指自己的屁股“你看看,你看看这俩货!在干些什么。”鲲鹏的屁股一左一右,俩小麒麟崽崽趴在上面,咬着屁股不撒口,口水从嘴角流出,把鲲鹏的金色道袍也给打湿了。

  眼见这哭笑不得的一幕,夔冰立时坐起身,笑出了声“谁让你闲着没事逗他们俩的。”

  鲲鹏的无语此刻震耳欲聋,满脸委屈“我哪知道,你封的这么的不严实,一逗这俩小子就出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咬我屁股,倒霉孩子哪不好咬,咬这给我送开!”抄起了手,拽着俩熊孩子的后脖颈就往外拔,生怕把孩子掐坏了使大力,又生怕把自己的新道袍咬坏了,左右为难。

  夔冰招了招手“麟珑,麒莱你们下来吧!别为难你们鲲鹏叔叔了。”

  鲲鹏委屈的眼泪都快哭了出来,拍了拍俩小家伙的脑袋瓜“看见没!孩砸听话,你爹都说了!乖啊!听话啊!”

  俩孩子摇了摇头,似乎咬的更为用力了些,把鲲鹏的那坚韧的天蚕丝所制成的道袍都咬穿了,给鲲鹏那是一阵心疼的啊!要知道这天蚕丝,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他当年找多财拿三件高级灵宝换的,就算有那也没几个人会织,可见得其难得程度,尤其还是做成质地如此坚韧的道袍,其难度可想而知。

  夔冰摇头叹息,伸出左手一点,一座由食物堆积而成的山头出现在了鲲鹏的面前。两只小崽子看的眼睛放光,松开了鲲鹏那肥美的翘臀,转头一脑袋扎进了食物山里,吃的满嘴流油不亦乐乎。

  鲲鹏伸出了颤抖的手指,指了指食物山“这个我可以吃吗?”

  夔冰翻了个大白眼,一脸不耐烦“你要吃自己弄去,这个是给孩子的,他们还小,还在长身体呢!你个为老不尊的瞎掺和什么!”

  “可是?这可是食祖做的啊!谁能抗拒啊!想吃!”汗水不争气的从鲲鹏的嘴角流出,食指塞在了牙齿中间,望着这一堆美食怔怔的出神。

  一阵风卷残云,那硕大的食物山,毛都不剩,连盘子都舔了个干净。

  望着俩小家伙,鲲鹏眼睛瞪大“这么多说没就没啦!好歹给我留点汤啊!”呜呜的哭声,宣示着鲲鹏的委屈。

  小女孩麟珑先怕了过来,喊了一声“爹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里,最后捂着肚子做出个痛苦的表情,示意还没吃饱的表情,麒莱比较羞涩只是看了眼那一地的盘子,还有夔冰小手不停的拧巴,有些不好意思。

  夔冰张了张嘴,手摸着自己的头将自己面庞,弄得有些扭曲“唉!这看来好像不止麒麟啊!好像还有些饕餮的血脉!没事吃吧!吃不穷!”手一挥又是几座“大山”,其实他也知道,这些可能还是不够,主要是鲲之巅的山头实在是放不下了。

  食物已经被夔冰用法术设了哥自动填充,压根不怕小家伙们吃不够,夔冰接着躺下,鲲鹏选择管闭双眼,不见眼前世俗之繁华。

  “唉呦!”那个不开眼的给我眼睛上面来了一脚,鲲鹏站起了身,捂住自己的眼睛。

  麟珑追了出去,咿咿呀呀的喊着“哥哥!咬!咬他屁股!"

  麒莱愣了愣,点了点头,看了看,眼睛在快速的转动,追踪着什么,这是一道白色的身影。

  夔冰的眉心天眼张开,一道金光自其中射出落在了一个角落,那白色的身影被照了个正着,顺着光源飘了起来落到了夔冰的怀里,这是一只布偶猫,通体雪白,有着九条尾巴,深蓝色的眼睛,毛色均匀品相极高。猫这种生物,在大界之中均有分布,因为长相可爱,也是许多爱好可爱事物的神灵的心头好。通常生物的某一体征越多,代表其实力也就越高,比方说尾巴,头等等,除了那些先天神灵,或者某些异类,不然的话九就已经是极尽。

  纵使这只仙猫实力强劲,但在夔冰的手里也是翻不起任何大风浪,感受到那并无恶意的力量,也就心安理得的只得趴在夔冰怀里,任其抚摸,一副动也不敢动的表情。

  鲲鹏眼见此番场景,也只得罢手,一边揉着眼睛,不时看看那只猫,两个小家伙走了过来,用着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这只猫,充满了好奇。

  “爹爹!”麟珑对着夔冰喊道。

  “怎么了?”夔冰回道。

  伸手指了指那布偶猫“我想摸摸!”眼睛里,仿佛像看到了钱一样,滴溜圆。

  夔冰坐起身,手叉着小猫的腋下,将猫咪报了起来,温柔的问着小布偶“你叫什么呀!”

  “苗蔚!”猫咪口吐人言。

  “哦!苗蔚啊!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感觉像是叫什么声音就叫啥名一样。”讲真的说句实在话,这爹妈取的名字倒也真是相当的随意,夔冰脸色古怪,不过转瞬间变为喜色“那你想不想陪陪,他们俩玩呢?”夔冰用眼神指了指麟珑和麒莱两个小崽子。

  苗蔚眼神躲闪,因为刚刚那咬鲲鹏屁股的事件它都看在眼里,生怕这俩娃子不开眼,给她也来上那么一口。

  鲲鹏大笑,立马转变,做出一副恐怖的表情,那声音宛若那冤魂一般“告诉你吧!你要是和他们玩,会和我一样,被咬屁股的哦!”把苗蔚吓得不轻,背部拱起,浑身毛都炸了起来。

  夔冰瞥了一眼鲲鹏“别理他,他就那样没事放心去吧!他们俩还是孩子!记得别欺负她们就行。”苗蔚迟迟不肯动,一直警觉的待在原地,盯着麟珑和麒莱。夔冰伸手变出来个小鱼干在苗蔚的面前晃了晃“要是你陪他们玩的话,有食祖做的小鱼干吃哦!”

  苗蔚重重的点了下头,那原本的警觉,在美食的面前荡然无存。没办法啊,这个食祖做的好吃的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多少人想吃食祖都不一定赏脸肯做。实在是耐不住,忍气吞声的叼着小鱼干,去带俩孩子玩去了。

  本来指望着这样,能够缓解一下鲲鹏奶爸带娃子的压力,可是谁曾想这只哈基米好的不学,跟着麟珑学会了——摇屁股,鲲鹏的身上,也是时常多出来了三个挂件。

  另一边玄鸿敲了敲书房的门,脸上闪过了一丝阴狠。

  “请进!”屋内传出了个声音。

  玄鸿双手作揖“拜见蛟祖!”

  蛟祖放下了手中的毛笔,面露喜悦之色“呦!这不是我的大气运之子嘛?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玄鸿这边也是客套了起来“惭愧惭愧!不敢受如此夸奖,此番前来是有一建议,想请蛟祖采纳。”

  蛟祖示意就坐,那檀木茶几上也是多出了两杯悟道茶。玄鸿品了一口那茶水,那原本严肃的表情也舒缓了几分“蛟祖,吾有一提议,你可知大气运?”

  蛟祖眼神一凛,现出饶有兴致的表情“哦?请讲!”

  玄鸿道“虽然大气运是在下的生母,玄武族的身份,而今不过就是借一副躯体罢了,但大气运无形无质,基本上从不与人交流,就是连我也未曾见过,不过就是有着些许感觉。”玄鸿眼睛一微眯“但是她的气运主要承载在,吾及吾妹妹身上,当时吾妹已被蛟祖所杀,但是现在已经转生,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兴许能让蛟祖找到。”

  蛟祖满脸惊喜“请讲。”

  玄鸿不慌不忙的抿了口茶水“白泽,谛听,神狼族。白泽通晓万物,可以说是大界中的万事通。谛听能聆听万物,知晓一切事。而神狼族嗅觉灵敏,数量庞大,万事万物只要一嗅便知。”

  蛟祖问道“那么先生可有高见!”

  玄鸿道“白泽谛听能趋吉避凶,数量稀少,难觅踪迹。神狼族则不同,只需要蛟祖用力量侵蚀,那些实力弱的自然衷心于你。而且白泽,谛听数量稀少孤掌难鸣,蛟祖现在需要的是足够多的衷心部下。”

  “言之有理!”蛟祖点了点头“那么还就劳烦,气运之子陪吾走上那么一遭了。”

  “愿为蛟祖效劳!万死不辞!”玄鸿作揖。

  蛟祖示意免礼“狼族天魔之地,玄鸿,去。”玄鸿只觉天旋地转,眼前景象已经变换,蛟祖也紧随其后。

  这是玄鸿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心念出口即为法,为道。可以说无所不能,自身即是道,不受天道制约。虽然他这种层次的也能做到一些,达到所谓的法由心生,生生不息。但终究只是建立在原有的物质前提下,并不能完全超脱,甚至改写规则,改写事物的本质。比方说光变化一说,他们可以变成金属,只不过是质地接近而已,但是也只是类似,但不是完全。

  蛟祖这种级别,则是让自身完全变成,而不仅仅是接近。甚至能创造出来新的东西,从无中生有,从有中生无。把本来从不存在的东西创造出来,把本来存在的东西变化为虚无。但这也要看实力层次,同样这种层次的人要是修为越高,所创造出来的东西自然越难改写,这一切只建立于实力远低于自己的,所以说实力相近基本就没什么必要了。

  天魔之地,名称不知有何来历,只知道时间之河和人祖曾说过。这是当年一所吐出来的黑色物质消失的地方,除了黑压压的山头黑压压的古木以外,再无他物以外也是大界之中邪气最重的地方,这里是神狼族的家园。本来此地是不适宜居住的,因为但凡有生灵踏足此地,便会被滔天邪气所侵蚀。但是后来因为人祖的镇压,将邪气封印在了地底深处,再加上人祖所布下的聚灵法阵,因此也变为一块宝地。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总有邪气外露。正因为神狼族嗅觉灵敏,可以捕捉所有气息,且对人祖极为忠诚,所以命狼族在此生活镇守此地防止邪气外露。

  狼族等级森严,一般情况下来说分为银狼,白狼,灰狼,黑狼四大种族。以银狼为尊,白狼次之紧接着是灰狼,黑狼。其实实力上四大狼族,是相差不多的,但是这个等级是根据易被邪气侵蚀的难易程度,而分出来的,被邪气侵蚀的会变得暴虐,嗜杀,不受控制,而狼族需要的是一个正气的能明辨是非的头领。

  蛟祖望着天魔之地一时感慨万千“唉!这个地方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来过了?”

  往昔的场景在蛟祖的脑海中闪过,那一晚,蛟祖正与神狼族族长顾志厮把酒言欢,喝的酩酊大醉,大月照在草地上,也照在他们的身上。正当蛟祖清醒之时,发现自己的手心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红黑色的小石头,散发着黑红色的光泽。

  玄鸿疑惑的问道“蛟祖可是想到了些往事?”

  蛟祖哑然一笑“那是自然!此地与我有一桩大因果,但具体之事,在下不方便透露。顾志厮来此!”

  口含天宪,心念一动,神狼族族长顾志厮出现在了蛟祖和玄鸿道面前。顾志厮眼含嗔怒,语气十分的不悦“蛟祖驾到有失远迎啊!蛟祖此番前来不知是要对我神狼族屠族啊!还是要我当你狗腿子啊!”

  蛟祖笑道“顾族长不要这样,你看气运之子还在我们这一方面呢!我劝你识抬举,莫要学那麒麟族,最后落得个鸡犬不留!”蛟祖的话语愈发的冰冷。

  顾志厮心里跟个明镜似的,他知道这方天地已经被隔绝,他也没有能力将消息传递出去,有这两个人的存在那是万般的不可能。他已经做好了必死的打算“要杀要剐你就来吧!不要多说话,我可不像你身边那一位。”幽蓝色的眼睛瞪了一下站在蛟祖身侧的玄鸿。

  玄鸿请命“蛟祖!顾志厮实在是太不识抬举,我愿取其首级,献于蛟祖!”蛟祖点了点头。

  顾志厮显化法相,手上多出来了两柄美丽非常的银色匕首,本来庞大的法相因为天地的隔绝,高达只有数万丈。玄鸿亦不甘示弱,现出同等大小的身躯,手握水蓝色长鞭与顾志厮搏杀。

  玄鸿水蓝色长边抽出,顾志厮闪身避过,狼爪踏地将长鞭踩于足底,无距神通拉近距离,银色匕首擦着玄鸿的面颊而过。

  顾志厮嘲讽道“到底是缩头王八!只会躲吗?”玄鸿没有说话又是一鞭抽出,一鞭落下抽出一阵音爆,蓝色的能量裹于鞭身,在音爆响起的那刻如水花炸开分于两侧,这是高等水族才可拥有的分水鞭但在玄鸿手中,又岂止是分水那么简单。

  顾志厮躲过攻击,遁入虚无,充分发挥狼族的优势潜伏,玄鸿环顾四周,只觉后背一寒,顾志厮从其身后影子里窜出来,给了玄鸿一刀。玄鸿显化龟甲,挡住攻击龟甲与匕首相交,爆发金铁交击之声,变招又是一脚,玄鸿后背结结实实的挨上了两次攻击,被踢飞了出去,整个人缩在了壳里。

  顾志厮双臂微颤只觉一阵酸麻,心中暗道“妈的!这王八壳真硬!”

  玄鸿自然也没好过,虽然玄武祖是以龟甲防御,占卜,气运著称,但是不防内伤啊,刚刚那一脚也令的玄鸿嘴角渗出了一丝鲜血。

  顾志厮想再度隐匿身形,但玄鸿却扔出一道符箓,那符箓在其手中自燃,照亮十方,那原本的无距神通此刻丧失了功效。

  “空钢符?”顾志厮表情变的异常严肃,空钢符顾名思义空间变的如同钢铁一般,无距神通也再也不得使用,因为根本撕不开,也无法融入。

  玄鸿双手持鞭,剑指一抹,那分水鞭变的笔直如同宝剑,悬浮于空中,速度奇快无比,对着顾志厮直刺而去。

  顾志厮两把匕首相交,格挡在前将剑鞭弹飞,甩开匕首。战场立时分为两处,一处是法器之间的战斗,一处是玄鸿和顾志厮。

  玄鸿显化玄武形态,脑袋缩在了壳里,蓝色光芒在口中聚集,玄奥的符文阵法在其脚下凝聚,此时的玄鸿像是一门正在蓄能的大炮。顾志厮眼睛微眯,欺身上前,狼爪对着那龟壳中间的缝隙,就是插了下去。

  蓝色的能量淹没两人,顾志厮的右手手掌已经不见了,而玄鸿道面门上留下了三根狼爪。

  玄鸿拔出插在脸上的狼爪,丢于一旁,没有血液流淌出来,伤口处只有冰霜,爪子上附带的狼毒,让他只觉得愈发的寒冷,哆哆嗦嗦的说道“老家伙!挺阴的,爪子上还有毒呢!”脸色开始逐渐发青。

  顾志厮瞥了一眼自己刚刚因爆炸而消失的手,转头对着玄鸿嘲讽道“怎么的,就只准许你有龟壳啦!”

  顾志厮手臂瞬间恢复,一拳砸中了玄鸿腹部,那刚刚长好的狼爪又爆裂了开来,玄鸿也被这一拳打飞了出去撞到了能量壁垒上,刚刚还在运用法力压制那寒毒,现在又是挨了这一拳哇的一下,吐出来了一大口血,但全是冻成了冰碴子的状态。

  顾志厮缓缓上前“玄鸿,气运之子,我看这大气运也没护着你啊!不还是被我打成这样,对不起了!”话语中带着嘲讽,正欲一爪下去。

  “且慢!”一个声音,让顾志厮下落的狼爪停了下来,天地的隔绝被打开了。天魔之地大地崩裂,一道道沟壑深不见底,岩浆滚滚,黑红色的能量自裂缝中不断涌出,遮天蔽日,连天上的十轮大月都被染成了黑红色。数不尽的狼族,眼睛通红。这是已经入魔了,无数狼群对着顾志厮扑了上去。

  虽然顾志厮是神狼族族长,实力第一,但是他实在是不忍对族人下手,那停下的爪子又要落下,在距离玄鸿脑袋仅是咫尺距离之时,狼群一拥而上,将顾志厮淹没。那对着玄鸿插下的狼爪,掉落在了地上,不多时只剩下了地上的一摊血迹。

  蛟祖摇了摇头"啧啧啧!老顾啊!你怎么这么多不识时务呢!怎么样被自己所爱的族人分而食之,这种滋味不好受吧!”语气之中尽是惋惜。

  那刚刚分尸的群狼,口中带血,发出阵阵狼嚎,自那大月之上也下起了一阵血雨。让那本来赤红的双目,彻底变成了黑色。群狼立身拜月,但那其实不是月亮,是一条体型硕大的青色蛟龙。

  蛟祖冷言笑道“只听闻月圆之时,神狼啸月,今日却见群狼拜蛟,可笑至极,一塌糊涂。”

  玄鸿的脸色稍稍恢复了那么一些,跪伏于地“我等愿追随蛟祖!”狼嚎的生意此起彼伏,这是在宣誓着狼王的登基,狼王却不是狼,却比狼更像狼。

洪荒卷 第十五章 狼更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