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8章 第55章难知女人心

  

  

“问题是王憨是个君子,他不近女色……”孙飞霞道。

  “君子也是人,有着七情六欲,只要他爱你,我相信以你的手段,施展出你迷人的笑的魅力,一定会可以把他变成小人,为我所用。”

  “弥勒吴呢?”

  “你要杀他,我知道你杀他的理由,当然如果他也能被我们利用也是最好的,因为他在江湖上颇有影响力,若能将他变为己用,会有一部分江湖人投诚我们,成为我们使用的工具,否则……算了,你就看着办吧。在对王憨这方面,你一定要尽快造成他理性的崩溃,让他处在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之中——药还够吗?”

  “足够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下药得慢慢来,像熬药得用温火,既不能让他吃少了不起效用,吃多了让他出危险,欲速则不达,可急不得,我想再用一个月的时间,他也就会完全忘了他自己是谁了。”

  “你说的对,还是要多小心为好,以免前功尽弃,毕竟他王憨是除了李彬外,唯一能够破坏我们计划的障碍,只要降服了他,一切事情可能就办得顺利得多。降服他王憨这事就看你的了,待大事完成,你就是有功之臣,我就可以给你解药,以解除你的痛苦。”

  “明天待他醒过来,他若问起殷非怎么办?”

  “傻丫头,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不会随机应变说他韩三被你派了出去了吗?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行。当然,你还得会在外面做一些烟幕,借以迷惑他,更造成他的幻觉,使他处于一种迷惘之中……好了,好乖乖,天快亮了,我也该走了。”

  “真不想起来让你走……”

  “以后机会多的很,急什么?今给你的解药,足能够解除你这一个月的痛苦,外面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我去解决,我不能与你厮守,尤其是那个功力奇高的幽灵似的白衣神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来无影,去无踪,到现在还没办法弄清楚他的来历,更不知道他是谁了。唉!我发现他也是个可怕的敌人,欲以阻挠我的计划的实施,这两天他就像一片云被风吹散了一样,竟然无有了音信,消失了踪迹,看来也是个可怕的对手。”

  “那么,我现在要怎么办?”

  “你什么也不要做,只要好好的看牢他王憨就行。”

  孙飞霞送走了他,呆若木鸡的看着夜空,心绪起伏,孑然长叹,不知何终,脑中一片空白。

  第二天的中午,王憨醒了,没有下床,仍在思前想后,思索着那一些复杂的问题。殷非怎么会没有死?他没有理由为了救弥勒吴而先去奸杀了小兰。那么他真正救弥勒吴的目的是什么?那个蒙面的女人到底是谁?自己已经碰到她两次了,一次是在鬼雾山上,而且两次都让她从自己的面前跑了,这简直就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实在想不出那个女人会有那么快的身手,怪不得她孙飞霞对他所说的不相信,甚至于连他自己也曾产生了迷茫与怀疑。而且这个女人,更像是一个看不见的幽灵,如影随形的紧紧附着在他的身上,难以摆脱。

  他又想到了弥勒吴,钦佩他还真有本事,居然寻找他能找到这里,奉南县城首富付如山的家,也真是不容易,不知付出了多么大的努力,竟为了他陷入了其水牢,不知道弥勒吴是否已发现孙飞霞就住在这里,也不知弥勒吴是否知道自幼的玩伴孙飞霞已对他恨之入骨,正在追杀他……弥勒吴既然逃出了水牢,他能去哪里呢?

  他想不下去了,因为他的头又痛了,发现这种药的毒性还真厉害,每当他专心致志去思考问题时,头就会痛,而且这时候孙飞霞也进来了。

  “醒来了!睡得好吗?”

  他听到她的说话声,发现她出现在他的面前,尤其是那迷人的微笑,简直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欣然答道:“醒了,现在我倒真的觉得我昨天晩上是在做梦呢……”

  “是吗?如果你每天晩上都作这种梦去敲我的门的话,又不给我温暖,我一定会凉得冻死哩。”

  王憨听懂她话中有话,酸中带刺,也不好回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对我有何意见?请明说。”孙飞霞显得很认真地问。

  “什么?……噢,很完美,一种成熟的完美。”

  “是不是因为我已嫁了人,所以引不起你的兴趣?”

  王憨心一横,诚挚的坦白说:“你知道我绝不是那种人,只是我认为你目前还是和姓付的在一起,而且……”

  孙飞霞喜上眉梢,和颜悦色地说:“你放心,付如山已经死了,一家大小全淹死了,他们的船在江上遇上了风暴,触礁沉没了。一大早有人传来了消息,我就派韩亖赶去料理丧事,现在我可是自由之身了,而且还成了一个大富婆。”

  王憨又迷惑了,世上还有这么巧的事?这倒霉的付如山一家大小就这样的完了?他正想起来去仔细的看看那没有死的“韩三”,可他却赶着料理丧事去了,这是个多么完美的故事。

  连孙飞霞也佩服自己说谎的天份,一下子解决了两大难题,既堵住了王憨的嘴,又交代了他韩三的去向,可谓滴水不漏,让王憨无可奈何。王憨陷入了沉思,看样子这君子是做不下去了,必得出击,这样……

  弥勒吴逃出了水牢,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却什么人也没看见,只见一张字条放在绳边,上面写有四个字——速离付家。所以他离开付如山家后,也就趁着黑夜,急匆匆赶往阳平县。

  他急着想知道这几天外面的事情有了什么变化,他更急着想找到王憨,研讨一下李家的事,最主要的是,问他是否曾在他付如山家做客打过牌,是否见到了她孙飞霞……另外他不得不逃,他实在怕见到她孙飞霞。

  弥勒吴回到了阳平县,却没有找到一个人,打听王憨没回来,郑飞也失了踪,李大少也不知“疯”到哪里,去向不明,一切的线索好像完全断了般。他急得像一只找食的狗满街乱窜,找来找去,却没有找到一点食物。

  他没辙了,索性走出阳平县,无目的前行,犹如盲人瞎马,信马游韁的去寻找熟人,希望能侥幸碰到。他越走越感到饥肠辘辘,希望能找个地方歇歇脚,能找点吃的,左看右看,却是荒草遍地,无有人烟,哪有什么吃的?正在败气,忽然发现在那草丛中卧有一只野兔,心想,能抓住它烤兔肉吃也能充饥,想于此,便去追那兔子。

  那兔子发现有人追拿它,吓得没命的逃跑,前腿扒,后腿蹬,还不时的像人跳远时的来一跳跃,企图摆脱后面人的追拿。若是搁旁人,那兔子早已会逃得无有踪影,可眼下追它的是飞毛腿弥勒吴,无论它跑得在快,也难摆脱掉后面的弥勒吴。

  眼看二者距离越来越近,弥勒吴伸手欲擒拿它时,那兔子也急了,来了一个跳跃躲过了他的擒拿,一溜烟地钻进了一处大庄院的围墙里。弥勒吴眼看着到了手的兔子成为他的肉食,没想到这狡猾的兔子竟哧溜从那围墙下的一个小洞中钻了进去。

  既然是一处庄园,庄园里就住有人,有人就会有食物吃,他可以向人家讨得食物吃,既是能喝些水也是好的。兔子可以钻洞,人却不能钻洞。弥勒吴顾不得体面,便提气翻过了墙,落到园内。

第58章 第55章难知女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