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百五十九章 什么问题

  

  

翌日上午。

  榕城西湖公园荷亭之内。

  马晓光抽着哈德门好整以暇,面前的桌案上放着一个样式古朴的木匣。

  “四大护法”依旧傲然侍立,气场十足。、

  对面也是五人。

  泽重信和马晓光相对而坐,面容波澜不惊。

  身旁是上川吉太和藤山乔,另有两名面瘫的黑衣护卫提着皮箱分立两侧。

  “泽桑,东西就在盒子里,验货吧。”

  马晓光掐灭烟头,笑着对泽重信说道。

  泽重信点了点头,冲身旁的藤山乔一个示意。

  藤山乔先是略一躬身冲泽重信施了一礼,随后从身上拿出一个竹制书拔。

  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箱,里面赫然放着一个一尺来长的古朴卷轴。

  调整了一下呼吸,藤山乔用书拔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卷轴……

  半晌。

  “东西是真的!”

  藤山乔缓缓对泽重信郑重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马晓光出手如电,泽重信只觉得眼前一花。

  只听得“啪嗒”一声,卷轴被飞速地卷起放回了木匣,几乎同时木匣的盖子便合上了。

  这一切就是一个呼吸之间的事情,让人有些猝不及防。

  “图桑,这是?”

  泽重信有些动容,瞪着双眼冲马晓光问道。

  马晓光哂笑着道:“东西看过了,现在是不是得看看钞票了?一万日元,一分钱都不能少。”

  泽重信闻言,脸上一白,连忙转头冲上川吉太一个示意。

  上川吉太得令,赶紧从旁边面瘫护卫手中接过皮箱,从皮箱中又拿出一个黑漆漆的匣子。

  匣子里正是一沓沓日元钞票。

  “唉!好吧,谁叫本少爷急着回血呢……”

  马晓光点了点头,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说罢,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缓缓将装着卷轴的木匣推到了泽重信的面前。

  与此同时,旁边的乐夫毫不客气,上前一步便捧起了装着钞票的匣子。

  另一边,泽重信却是自持身份,让藤山乔赶紧收好了木匣,示意众人赶紧立刻。

  双方就这么各怀心事地匆匆别过。

  “少爷,就这么完了?”

  看着泽重信一伙匆匆远去的背影,“胖子”(莱诺)有些不甘地冲马晓光问道。

  “要不怎么样?多少是多啊?”

  马晓光一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众人见状,也不再多说,也是护着匣子离开了西湖公园。

  吩咐“四大护法”去银行兑换钞票存钱,马晓光独自一人转头向西,往日租界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马晓光或进店铺闲逛,或去茶馆小酌,却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

  每到一处所在,马晓光就略作改装,到得日租界的时候已经和从公园出来的时候判若两人。

  这时的他胡子拉碴,身穿一套廉价的西式便装,头戴一顶破旧礼帽——标准的路人甲造型。

  “妆画的不错!”

  身后响起的是女特务黎梦芸压低嗓子的声音。

  转头一看,黎梦芸也是一身普通男装打扮,要是不说话,根本看不出是原来那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特务。

  “怎么样?”

  马晓光没了在西湖公园荷亭的淡定,略有些急切地问道。

  女特务悄声道:“那帮人进了三叉街一处宅院……那边有人盯着。”

  没有耽误,半小时后,二人很快到了三叉街宅院后门。

  “前门有师兄看着,没问题,我这蹲了半天,也没有状况。”

  扮作江湖闲人的罗掌柜悄声对马晓光报告道。

  “好了,森坡少爷,接下来可得看你的了。”

  看着宅院高大的院墙,黎梦芸笑着对马晓光说道。

  “就这么进去?可惜没有装备啊……”

  马晓光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面呈难色地说道。

  话音刚落,却见黎梦芸从罗掌柜身旁拖过一个破破烂烂的包袱。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男人可不能说不行啊。”

  黎梦芸把包袱塞给马晓光,似笑非笑地说道。

  打开一看,包袱里竟是翻墙撬锁的全套装备!

  从衣服鞋子到绳索一应俱全。

  ……

  换上了装备的马晓光和黎梦芸轻巧地攀上了宅院的墙头。

  这是一个五进的大宅院,幽静深邃,一看就是搞秘密交易的绝佳场所。

  一阵清风吹过,树影婆娑之间看过去,院中似乎并没有人。

  脚步声响起,却见两名护卫例行巡查,结伴向马晓光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黎梦芸见状目光一凛,伸手摸出了一柄锋利的匕首。

  马晓光连忙伸手按住了女特务的手,接着便从身上拿出许久未用的“麻针指环”套在了手上。

  悄无声地溜下墙头,一个闪身便到了两名护卫身侧。

  马晓光出手如电,二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声闷响,两名护卫便软软地倒下,人事不知。

  “今天是进来探听消息,没必要多伤人命。”

  马晓光悄声对黎梦芸解释道。

  二人将昏倒护卫拖到了一处假山背后隐秘的所在,三下五除二很快换上了对方的衣服。

  换上护卫服色的二人装模作样的在院内查看了一番,便朝第四进院落走去。

  早在刚才翻上墙头的时候马晓光便注意到,第四进院落是藏书阁和书斋所在。

  通常来说,这些位置是密谋议事销赃窝赃的绝好所在……

  院落之中一片安静,只有书斋之内传来说话的声音。

  二人很快潜入到了书斋背后。

  “藤山先生,这就是传说中的‘竹忽宝卷’?”

  惊异中带着兴奋的声音是上川吉太的问话。

  “嗯!我可以确定这就是竹忽宝卷其中之一,可惜就是不知道其他的在哪里?”

  藤山乔自信且自得地答道。

  上川吉太惊奇地问道:“其他的?竹忽宝卷不是宝物吗?还有很多?”

  “这竹忽宝卷据说有很多卷,这只是其中之一,加上我们原有的,也才两卷,远远不够……”

  藤山乔不无遗憾地说道。

  “来日方长,这些东西最后都将属于帝国!”

  泽重信自信且坚定地说道。

  说罢,便是金铁相交的机关之声响起。

  一盏茶的工夫之后,三人走出了书斋。

  “宝卷锁在这个密柜里那是万无一失的。接下来,咱们赶紧去商社,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泽重信傲然对上身后紧跟着的川吉太和藤山乔说道。

  三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匆匆地离开了第四进院落。

  少顷。

  “麻蛋,一个破柜子就想锁住卷轴?想桃子吃呢。”

  马晓光撇了撇嘴,冲黎梦芸笑道。

  “知道你厉害,那就赶紧的……”

  女特务眼中带着小兴奋,催促马晓光道。

  “呵呵,这个嘛,倒是不难,可惜有个问题。”

  马晓光干笑一声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问题?”

  “撬锁这手艺,我不会啊!”

  “……”

第五百五十九章 什么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