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39章 因为有他,所以她想活着

  

  

乔荞放下宋薇的手机,托着腮想了想。

  小半分钟后,她还是没有想到比较好的办法,于是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身侧的洛律师。

  “洛律师,你觉得呢?”

  洛律师推了推横在鼻梁上的镜框,道,“秦君泽不是同样也在国外想办法找证人吗,那我们就把证人送到他面前,再制造一个假象。让他以为是夏家的保姆走投无路,急需用钱。这样就不会让他知道是我们在背后帮他,免得他觉得欠我们人情了。”

  秦君泽这孩子啊,养在秦家二十年,处处乖巧懂事,处处替身边的人省心。

  他宁愿自己苦点累点,也不想欠下那么多的人情。

  可这孩子不知道,宋薇和乔荞他们是真拿他当自己的孩子。

  就是这见外的性格,让人心疼。

  乔荞端起放在一堆鲜切花束旁边的咖啡,搅了搅,“可是夏家保姆被夏建国送出国的时候,拿了一大笔封口费,怎么可能走投无路,急需用钱。”

  洛律师:“让这保姆告诉君泽,他们全家染上赌瘾,输得精光,还欠一屁股债。秦君泽肯定会给她一大笔钱,让她回国出庭作证。”

  乔荞放下咖啡杯,“行。保姆交出了夏建国推夏妈妈下楼的监控,又肯出庭作证这是夏建国蓄谋已久,早就想杀死夏妈妈吞夏妈妈的财产。这夏建国离死刑就不远了。”

  原本是一件好事,可是旁边的宋薇却唉声叹气。

  “你叹什么气?”乔荞继续去插花。

  她今天的插花主题是去繁化简。

  一枝旁枝茂盛的九星叶,被她剪得只剩下几片绿叶,再在旁边插上一枝辛迪扶郎花,那意境一下子就出来了。

  宋薇说起夏家的种种,说起夏妈妈的遭遇,说起害怕自己的女儿也遇到夏建国这样的渣男时。

  乔荞安慰,“我们平时对孩子们的教育不差,她们会有识人好坏的眼力的。没发生的事情不要担忧,否则就会鳃鳃过虑。别想得太繁杂。”

  生活就像她今天插的这花一样,就该去繁化简。

  可是宋薇还是担忧。

  她家的女儿个个优秀出众,要是遇上个渣男被糟蹋了,跟夏妈妈似的命运,那她和秦森会哭死的。

  半个月后。

  夏如初去医院复诊。

  她的腿伤基本上好了。

  医生给她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之前她车祸时做了内固定手术,也恢复得很好。

  现在可以彻底摆脱轮椅和拐杖了。

  芝芝陪在她身边,“夏总,台阶,当心。”

  “我腿条利索了,不是之前。”夏如初走起路来,神清气爽,“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芝芝问,“秦先生什么时候回国啊,他要是看见你不用拐杖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夏如初边走边回答,“他说他后天回国。”

  这次秦君泽去国外,也没说是要去办什么事。

  夏如初每天都盼着秦君泽归来。

  等电梯的时候,她想起和秦君泽之间的种种,唇出浮出笑意。

  “帮先生走了十余天,很想他了吧。”芝芝把脑袋探过来,特意打量着她脸上少女般的幸福笑意。

  她与秦君泽之间的种种,芝芝是看在眼里的。

  秦先生啊,怕是已经彻底走进夏总的心间了。

  只是想到夏总得的那个病,芝芝突然不开心起来。

  夏如初侧过头来,拍了拍芝芝的脑袋,“那是我老公,我当然想喽。”

  话语里那幸福甜蜜的味道,被电梯里走出来的人给彻底破坏了。

  因为电梯里走出来的一群人里,有一个让夏如初恨不得杀了他的人。

  那是夏建国。

  他身边又换女人了,依然是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和杜芊芊差不多似的,很像狐狸精。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

  见到她,夏建国也很扫兴,脸上哄小妹子的笑意一下子僵下来,瞪着她,“哟,腿好利索了?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只能坐轮椅了。”

  芝芝愤怒道,“盼着自己的女儿一辈子坐轮椅,你安的什么心?”

  夏如初:“他何止是盼着我坐轮椅,他盼不得我死。”

  杀害妈妈的凶手是谁都可以,唯独不可以是夏建国,她无法忘却这样被背叛抛弃被算计被谋害的仇恨。

  如果不是还有秦君泽,夏如初一定会开车把夏建国给撞死。

  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但她遇到了秦君泽。

  那么温柔美好的男人,她想在他身边多待些时日。

  所以只能让法律来解决这个畜生不如的男人。

  “又换女人了?”夏如初看了一眼夏建国身边的女人,哼了一声,“怎么,杜芊芊玩腻了?”

  夏建国身边的女人嗲嗲道,“老夏,杜芊芊是谁,她又是谁?”

  夏如初:“我来告诉你。夏建国是我生父学上的父亲,但他亲手将我母亲推下楼,和我姨妈的女儿,也就是喊他姨父的杜芊芊上了床。这种老男人到底哪点好,你要跟着他这样的畜生?”

  夏建国脸上挂不住了,怨恨地上前半步,“夏如初,姓不姓我扇你?”

  啪!

  没轮到夏建国来扇夏如初,倒是夏如初先扇出去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并不能让她解气。

  提膝顶跨时,她用力击在夏建国的裆部,当场让夏建国蹲在地上捂着裤裆直冒冷汗。

  “你,你怎么打人?”夏建国的小女友迎上来,有些愤怒,见夏如初这般凶又有些怕她。

  她打量着对方,见她一身名牌,可是身上的气质却不像是出身名门,大概是夏建国有钱追到手的。

  她冷冷提醒,“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跟着夏建国,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蹲在地上喊痛的夏建国,她不理。

  她喊上芝芝,从扶梯处离开。

  芝芝见她恨意未消,跟在旁边一直安慰她,“夏总,你就当夏建国是畜生,别因为他再伤肝动怒。喝了乔医生给你开的中药,你的气色好不容易好了些,要是再因为肝郁不消,又得生病了。本来你就……”

  人动怒动气,是真的会生病的。

  尤其是像夏如初这般身体脆弱的人。

  芝芝担心死了。

  走出医院,天空飘起了小雨。

  但夏如初不管不顾,还是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到了车前,她忍不住眼中泪水,愤怒未消道,“夏建国这样的畜生凭什么还能活着?”

  “夏总,下雨了,先上车吧。”芝芝转身去开车门。

  这时,有人在夏如初的头顶,替她撑起了一把深色的伞……

  

第939章 因为有他,所以她想活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