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1章 势力崛起

  

  

一时间,整个世界万类霜天竞自由,整个的世界各地都上演着斗争。

  凰正在一座很大的火山口上方,梧桐树悬空在火山口,无数透明的根须从梧桐树的根部向火山口延伸,没入岩浆中,有岩浆在根须流上来。

  孔雀从火山下方的一片火红的石林中飞出,石林中有着鸟巢,鸟蛋,幼鸟,一只大鹏正在巡视四方。

  孔雀来到凰的面前,两者现在梧桐树的枝头之上,现在的梧桐树呈现出了火红色与灰色相间,叶子成了火山灰色。

  孔雀对着凰说着什么,凰点了点头,梧桐树的枝丫应声断落。

  孔雀释放五色神光,把枝丫团在一起,带着这些树枝飞向了一处空山,空地上一群族人正等着孔雀。

  在孔雀走后,站立在梧桐上的凰闭上眼睛,周身发出荧光,梧桐树在凰之后整个的呈现火红色,树叶流光溢彩。

  梧桐树根部的根须中岩浆突然流速加快,速度越来越快,岩浆流越来越大,梧桐树上的枝丫的断口长出新芽,在得到岩浆的供给后眼肉可见的重新长出。

  在孔雀带领着一部分的族人插下树枝,插下的树枝由一个族人看管,两者建立联系。

  树枝得到了力量,得以从火山中汲取养分,直到成为幼苗,族人虚弱的切断两者的联系。

  在火山区域中,毕方带着一队族人正在巡视,在发现没有太大的危险后,留下一部分人留守,带着一部分向一途径的大湖方向飞去,回来之时会带来食物。

  重明鸟带着几个族人在火山带开拓,确定族地建设的选择,那些地方是不能用,那些地方有危险……

  大鹏展翅在石林之中飞翔着,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出现,给与敌人致命一击。

  大鹏善御使阴阳二气,在鸟族来到火山之时,就感受到了火山对鸟族血脉的增益,只是幼鸟与鸟蛋太过脆弱,需要柔和的火力,而大鹏正好有这个能力。

  幼鸟与鸟蛋需要人去保护,现在每个人都有事要做,这个重任交到了大鹏的头上。

  ……

  一个正常的生灵有七情六欲,而嗜血兽以黑暗面情欲力量为主,造成了阴阳错乱,与血脉者截然不同。

  何常拿着一嗜血兽的肉块,来到柳青面前,在柳青面前晃了晃,柳青摇了摇头,何常把手中的肉块往嘴里送去。肉块一进到何常的口中,何常明显感受到强烈的冲击感,冲击着何常的心神,灵境中出现黑色的野兽态,想要吞噬灵性之光。

  灵境中,犹如一滴水落在油锅之中,一滴黑如夜色的水滴滴落在灵性之中,打破了灵性的平静,井然有序的七情六欲在这一刻暴动,色欲,食欲,暴怒……

  何常的七情六欲在此起彼伏,本来是透明的灵性之光出现了涟漪,染上了一抹黑。

  血脉随即暴动,狂乱的吞噬着情欲力量,无论是天地之间的还是自身的暴动的情绪力量,灵性之光出现拟形。

  何常睁开双眼,长大了嘴巴,伴随着何常“啊”的一声,一股黑气从口中吐出,何常脸色有些古怪。

  “血脉有点增强,但灵性会随着吞噬越多而趋于混乱。”

  “还记得那个说血脉者大敌的蝼骷血脉者吗”

  “我们回去找找他,或许可以找到一些东西。”

  柳树下的茅草屋中,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站在何常与柳青面前。

  何常以蛇毒为载体,创出一式神通——血幻灵,可毒可幻:毒时,以毒液模样,直接作用血脉,让血脉成为一滩脓,血脉崩溃而死;成为气态,迷惑灵性,直接作用在灵性,从而让生灵沉迷在幻像中。

  何常向蝼骷血脉者说者打算,看能不能到蝼骷血脉者血脉中的记忆,探究蝼骷血脉者口中的大敌。

  何常从毒牙中排除蛇毒,蛇毒从液态化成气态,蝼骷血脉者配合着何常吸入幻梦灵,柳青与何常打开灵性之眼,看到了蝼骷的梦境(灵境)。

  一个蝼骷血脉者,被无数的蝼骷围着,被朝拜者,只有一个血脉者;蝼骷血脉者散掉了自己的灵性,灵性

  化作铁树银花,朝拜的蝼骷被点亮了其灵性,血脉随着灵性被点亮而觉醒了血脉。

  感受到了蝼骷在觉醒血脉是的冲脑的嗜血暴走,感受到了蝼骷血脉者源头的莫名的恐惧,在恐惧的阴影中那是一颗行走的树,是他点亮了蝼骷血脉者的灵性。

  随着血元的身影的出现,灵境的场景随之破灭,何常与柳青从灵境出来,蝼骷血脉者随即晕死过去。

  蝼骷血脉者的血脉出现崩溃之像,柳青使出空间波纹,从蝼骷血脉者的灵境中拔除血幻灵。

  那个身影的气息让两者想起了灵药,两者的气息很相似,柳青伸手向一旁的空间,没入空间,一块灵药从虚空中出现在柳青的手中。

  何常再一次使出血幻灵,灵药的灵境只有一处景象:那是一颗枯萎的树,突然炸裂开来,随即有灵性散落,进去到丹药的体内,灵药就此在时间中酝酿;突然炸裂的瞬间有一个棍子出现。

  “那棵树就是嗜血者的源头,但是他死了,会不会是韩易世。”

  何常与柳青神色有意外又有惊喜。

  一旁的蝼骷血脉者悠悠醒来,看着柳青手中的灵药,一时间痴了,楞楞的伸手拿住灵药,灵药成为了雾气钻入蝼骷血脉者体内,直达血脉,蝼骷血脉者最后一点污染褪去。

  蝼骷血脉者张开嘴,一口浓郁的黑烟吐出。

  ……

  被天柱之中的存在打出灵境的韩易世略做思虑,心底却是有了一缕头绪,这样韩易世想到了嗜血兽,光暗的争斗一直存在,嗜血兽就是这一争斗中暗的载体,血脉者是光的载体。

  嗜血兽是工具,是爪牙,是道的必然……

  韩易世看着身躯上的三角图案,这是封印,也是窥视自己所在的印记,就像自己以印记为锚点,看到了天柱之中的存在。

  现在的韩易世已经知道了印记的作用,自能屏蔽外界的的窥探,亦是很有必要的举措。

  韩易世在手掌中划出一道伤口,一手握住木棍,一手盛着自己的血液。

  一个木棍的印记出现,印在三角形中,中分三角形,看到这一幕,韩易世才放下心来。

  在那次危机中,有天地之灵的身影,韩易世接触到的天地之灵是没有什么私欲,或者说大公无私为至私。

  天地之灵驱雷掣电,至强之力为雷电,那一次只是幻想与血脉核心两者共同出手,只是一次试探。

  天地之灵是为天地之灵性,人在天地之间,屏蔽其视野有当如何却是难到了韩易世。

  天柱存在,韩易世本身,天地之灵,三者相互制约,相互成就,相互对立。

  这让韩易世想到了龙族,龙池,两者由至秽走向至洁。

  天地没有六道轮回,水最接近道,光,暗,天地三者的结合使得天地运转成为了闭环,龙族得到了大造化,这是这个天地循环的根基之一。

  嗜血兽的血肉为暗,韩易世本身为光,在相互转化中脱离天地之灵的感知。

  韩易世这么想着,也这么做,在手中的嗜血兽肉块转化成光的一面时,韩易世化作遁光穿过那肉块,盘坐在原地,天地之灵出现了有消失了。

  韩易世看着消失的天地之灵,轻笑。

131章 势力崛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