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8章 战火纷飞

  

  

火山带,凰突然进入了不知名的空间之中,是一个火的世界,岩浆在头上流淌,周围被火焰填满,空无一物的虚空在身下。

  其中有两股力量出现,一个是血滴,看久了有黑气不断浮现;一个是太极,有天地的景象不断浮现。

  耳中传来喃喃细语,两个声音同时出现,是从这两者传来

  时间像是过了很久,这让凰很是厌烦,有种强烈离开的意志,凰心神回到了物质界。

  这个时间正是在天柱肉身进入灵境后,天地之灵的玉简出现之时。

  在凰的耳边的喃喃细语中陷入沉思:血脉觉醒,灵境与灵境行走。

  灵境那是由情绪力量组成的世界,世界充满了荒诞与想象,水往上流,火倒立燃烧,最终都流向了不可知之地,那里是灵性的起源地。

  飞禽族的状态:血脉强,灵性弱;有可以锻炼灵魂与血脉的方法,平衡血脉与灵性,才能走到灵性行走之境;就像飞禽族的吸收火力增强血脉,利用燃烧的情绪力量增强灵性。

  凰从思虑中回过神来,想着召集飞禽族中的精英来商议这次的灵境之旅,嗜血一族突然集结在火山带上空,浩浩荡荡的队形飞向飞禽族所在的火山带。

  鸟类嗜血一族为主体从空中进行攻击,反应不及时的不少飞禽族成为了嗜血一族的口粮。

  凰,朱雀,孔雀,崇明在嘈杂声中飞在了前头,迎着远方飞来的飞禽嗜血一族打了起来。

  凰回到梧桐坐镇中央,在交错的战场中指挥着飞禽族,嗜血一族与飞禽族成阵型战斗。

  嗜血一族以九头鸟,咖楼罗,鬼车,姑获鸟,帝江为首,大概有1500多的嗜血一族,嗜血一族从四方八方进攻飞禽族族地,还有散落的嗜血一族被五个带头的嗜血者召唤而来,数量越来越多。

  朱雀与孔雀应对大部队,九头鸟,鬼车,帝江控制着大部队与孔雀对垒;迦楼罗与姑获鸟在飞禽族地游荡寻找战机;外围的大鹏与毕方发现了嗜血一族的异动,丢下猎物往族地赶,与迦楼罗姑获鸟撞在了一起。

  帝江也叫做“帝鸿”,六足四翼,全身冒着熊熊烈焰,但它脸上没有五官。

  孔雀被帝江与九头鸟围攻,青羽扇从孔雀尾巴显出原型,周身羽毛被打的七零八落;朱雀应对着鬼车,无暇他顾;血脉者被嗜血兽压着打。

  孔雀只能死命催动血脉之力,脑海中浮现出雾中的战斗的记忆,一个蚯蚓的血脉生灵,一个血脉生灵的自保。

  在记忆牵引中与鸿钧联结,鸿钧透过灵境看到了青羽的状态,浑身是伤,青羽已经暗淡无光,血脉之力快要枯竭,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鸿钧闭目凝神,孔雀脑海出现了一道法诀,用血脉之力为引,牵引情绪力量,强化灵性。

  孔雀的血脉与灵性走向了平衡,情绪力量实质化围绕在孔雀周身,情绪被点燃,在情绪之火火中,孔雀羽毛成为了如同光一般,火焰蜕变成了如凰一般的火焰。

  飞禽的族运被孔雀引动,化作一凤一凰在轮转,点燃进攻的嗜血一族灵性中的情绪之火,嗜血一族从身躯中内被点燃。

  九头鸟,鬼车,姑获鸟,迦楼罗心底出现一团火,灼热与苦痛出现;周围的嗜血兽被点燃,发出哀嚎;帝江只是出现了一点火星,也发现了嗜血一族的情况,拼命攻击凤形态的孔雀,可是孔雀周身的情绪之火让帝江的攻击没能奏效。

  情况翻转,嗜血一族自躯体内燃起情绪之火,嗜血一族在空中痛苦挣扎哀嚎,在挣扎中掉落下去,如同一火球,火球的燃烧余下的灰烬在空中随风而逝,一些骨头牙齿从空中掉落在地上。

  大鹏,毕方,朱雀压着嗜血者,飞禽族反攻嗜血一族,嗜血一族只能挨打,帝江看到事不可为,发出鸣叫撤离战场,火山下与正在往火山过来的没有被燃起情绪之火的嗜血一族退去。

  孔雀随即失去意识从空中坠落,退出凤的形态,被凰接住。

  孔雀为雄,血脉强度已经如凰一般,灵性平衡了血脉,化为了一只凤,只是他不是凤凰一族真正的凤。

  帝江,九头鸟,鬼车,迦楼罗,姑获鸟逃跑,不知所踪。

  “飞禽一族的方向是凤凰,我之一族为凤凰一族。”

  “这些骨头牙齿正是锻造武器的好材料。”

  “总结出我族的血脉功法与灵魂功法。”

  …………

  天柱肉身透过灵境,感受到了自己在世界的一处嗜血一族的链接点消失,无数的血液从虚空涌来,只不过都是嗜血一族的血液,血脉者的血液很少,不过天柱肉身倒是不在意。

  只要有血液让天柱肉身吞噬就行了,不在乎谁的血液,而且天柱肉身又不止这一处后手,这不是还有其他的嗜血者嘛。

  天柱肉身再次进去灵境,在嗜血一族与血脉者的耳边喃喃低语,总有被蛊惑的嗜血一族与血脉者走向天柱肉身想要的方向。

  韩易世发现了天柱肉身的动作,学会了怎么利用灵境去影响物质界,直到现在韩易世在这方面赶上天柱肉身。

  这时韩易世勾连了天柱肉身的血脉,引起了天柱肉身的血脉力量不断此起彼伏,让天柱肉身不能有所动作,天柱肉身只能退出灵境,平复血脉核心。

  狠狠的看向韩易世所在的方向,韩易世开始时刻盯住天柱肉身,一有动作,韩易世就会出现阻挠。

  两者就这么僵持不下,但是天柱肉身的种子已经播下,只看自身演化,天柱肉身液罢手了。

  在与天柱肉身对峙中,韩易世更加熟练的运用物质界与灵境的相互影响,通过灵境沟通何常与柳青。

  灵族收到了韩易世的传信,开始猎杀嗜血一族,试炼新人,提出炼丹的设想。

  在一处山洞中,鲁灵正跟木灵在一个火灶前,火灶上有一个容器,容器中有水与药材,水已经开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容器中的液体下降了一半左右,鲁灵倒出液体在一个小一些的容器,鲁灵喝了下去,木灵融入鲁灵,鲁灵长出绿叶与根须。

  鲁灵出现在灵境中,绿叶在上,顶着地;根须在下,抓住虚空;情绪力量与地力进去鲁灵与木灵体内。

  “成功了!血脉增强了。”

  在鲁灵正愉快的要退出灵境,一个人形出现,正是天地之灵,天地之灵出现在鲁灵与木灵的心神中。

  鼠族正在被嗜血一族围攻,鼠族天生血脉弱小,被嗜血一族近身就是待宰的羔羊。

  鲁灵看着眼前的画面,赶往鼠族所在,一个声音在鲁灵耳边响起。

  “你的血脉强化在地力。”

  ……

  鼠族正应对着突如其来的嗜血一族的围攻,损失惨重,要不是借助地下之城,已经被嗜血一族打到灭族。

  借助地下之城,拉开了与嗜血一族的距离,与嗜血一族对峙起来,但是也被嗜血一族围了起来,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小。

  “如果我们战败,送出一些后代子孙,留下血脉传承。”

  “此去可能一去不复返。”

  “定为鼠族留下一线生机。”

  鼠王与3鼠将商议着鼠族的未来,鼠族决定让一部分血脉者离开祖地,寻找生机,留下血脉传承。

  鼠族灵性强而血脉弱,多为神通法术攻击;被嗜血一族近身之后就如同收麦子,一扫一大片,血肉横飞;地下之城很多已经被打废,鼠族只能用血肉之躯堆成防线,让后面的鼠人有输出的空间。

  鼠族的防线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嗜血一族不断的推进,后面就着鼠族的血肉就地举行仪式。

  得到天柱肉身的恩赐,只是得到的血滴不在是天柱肉身自身的血脉,而是天柱肉身得到的嗜血一族血脉。

  嗜血一族只要吞噬就能强化血脉,比之灵族的血脉诀是另一个方向,更加的方便快捷,只是以潜力,生机为代价。

  鲁灵与木灵出现在了战场中,无数的根须出现在战场,自动绕过鼠人,缠绕住嗜血一族,吸干嗜血一族的血肉,只剩枯皮掉落在地上。

  嗜血一族为首者看到鲁灵在杀戮嗜血一族,近身鲁灵,想要把鲁灵打成碎肉,可是当首领近身才发现自己想错了,被鲁灵撒出药粉,看着自己的身躯溶解。

  首领看着自己的溶解的躯体,狠心把自己当做祭品,摆下仪式,仪式上出现的血滴成了嗜血一族暴动的根源。

  鼠王与三鼠将被嗜血一族的头目拼死,鼠族之剩下100多成员,嗜血一族这一片已经空白,100多的成员在脱离生死危机后,看向血滴,气氛为之一变。

  鲁灵扯下头顶的绿叶,木灵从鲁灵身躯出来,掰断自己的手臂,一根人参根枝出现在鲁灵手中,血滴在鲁灵用绿叶与人参根根须的粉末中变成了褐色透明的琥珀状。

  鲁灵带着剩余100族人清理现场,不让凡兽因嗜血一族的血肉成为嗜血兽,重新建立族地。

  灵族围剿嗜血一族队伍走着,一个蛇类灵族突然告假,离开了队伍,来到棵树下,看了看四周,挖出了一块血肉。

  “我的血脉一直强化不上去。”

  “那个声音说吃下嗜血一族的血肉可以让血脉诀不能做到的事可以做到。”

  “强盛的灵性下,我需要更快的强化血脉,成为灵境行走,那时我也是一个祖,做祖多好啊。”

  在他吐下血肉一个长着八个蛇头的嗜血者出现了,也只是到了八个头,没能如他所想长到九个头,重塑血脉再次成为血脉者,而是以一个嗜血者的身份出现。

  八岐大蛇癫狂了,看了眼队伍所在,头也不回的走远。

138章 战火纷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