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斗

  

  

一只孔雀鸟从一棵大树中飞出,直冲云霄,小眼睛不断的观察着四周,直到其飞出很远后,才发出舒缓的鸟鸣,鸟鸣传出很远。

  孔雀鸟看着下方的山河大地,飞行不再是如常之态,一会翻个跟斗,一会俯冲,一会攀升……

  孔雀鸟玩过后正想着自己找点吃食,看向了地面,突然视野中出现两个外形奇特的生物,孔雀鸟的第一反应是血脉者,但是血脉气息是孔雀鸟没有见过的。

  地面上,是两个嗜血者的身影,各自带着伤,血液的腥味让两者更加的狂躁。

  一只是三头六臂的形态,三个不同兽头,臂是鸟爪,兽爪,畸形爪,不同的头颅发出三种不同的吼声。

  一只是一个头,但是从中间裂开,脸在两边,中间的突出形成一个利刃之状,两半脸各一只眼,鼻子在左半边脸,嘴在右边脸,浑身是骨刺,四肢呈现出骨质。

  两只嗜血者调转了方向形成了眼对眼的场景,确定了敌人所在,发起了冲锋。

  两者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闷响,两者倒退,在大地上划出两条线条,烟尘飞扬。

  闷响过后,三头六臂者一只手臂没了肉的包裹,血淋淋的,其他的手臂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伤,身上扎者刺,有一颗头颅的脖子有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骨刺者,身躯上净是血肉碎块,骨刺参差不齐折断的不在少数,剩下的骨刺上挂着肉块,有一只眼已经只能看到一条缝,脸中间的利刃出现了缺口。

  骨刺者,吃着血肉,三头六臂者吃者骨刺,再次打了起来,这次已经没了冲锋的气力,扭打在一起。

  骨刺者不断摆动着头颅,想要用脸刀杀伤敌人,两颗脑袋张口,进行撕咬,五臂不断动作,或是敲打,或是拉扯,或是掰断骨刺者……

  到后面,两者一变啃食者对方的血肉,一边用自己的优势去杀伤敌人,完全不在意生死,只想着啃食对方的血肉。

  两者身上没有了一块好肉,地上被血染黑,双双力竭,可是还是想上去给对方一口,直到没了生息,还是怀着干对方的念头。

  一只小猫一样的动物,从战场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的出来,叼走了一小块血肉,钻入另一个洞口。

  有一鬣狗从远处出现,在不远处的孔雀鸟看到了鬣狗的身形。

  试探了很久的鬣狗终于进身,叼着嗜血者的血肉,向远方跑着。

  一只金鹰从天空,俯冲向地面的血肉,叼着一块后离开。

  在一处悬崖上,鹰吃了血肉,随即身形亦是出现了异变,沉睡过去。

  孔雀鸟出现在了鹰的旁边,这是孔雀鸟从没有见过的血脉力量形态,孔雀想到了回去族地报告情况。

  ……

  在孔雀离开不久,鸟族中传来警报声,鸟族地外出现了不少血脉者的气息,但是血脉的气息中充满了混乱与血腥味。

  鸟人拉响了警报,虽然已经知道了孔雀的不见,可是已经没有时间去管孔雀的事情,围绕着族地构建防线。

  嗜血者在鸟人外观望,咆哮,却是没有发起进攻,鸟人观察着外面的血脉者,就这样一直到了夜幕降临。

  越来越多的嗜血者汇聚,直到汇聚嗜血到了一个界限,嗜血者发起了进攻,目标是鸟人树上的巢穴。

  鸟人从空中俯冲下来,与嗜血者的阵容碰撞在一起,鸟人从空中攻击而下,各色的火焰在夜空中降落,却是没有点燃花木,只是灼烧嗜血者。

  嗜血者被撞倒,鸟人再次飞上空中,不能飞上去的正在被嗜血者分食。

  弥漫在空气中肉香味与血腥混杂在一起,更是刺激嗜血的暴动,嗜血者发出戾啸,有些嗜血者直接对着身旁的嗜血攻击。

  有不少花木被如潮水嗜血者撞断,巢穴散落地上,还有破碎的蛋。

  散落在地上蛋黄,蛋清;迷茫乱动的幼鸟;舔食者蛋的嗜血者,撕咬幼鸟的嗜血者。

  朱雀在空中发出怒啼,这成了鸟人进攻的号角,一时间,各种光芒四射,什么异能都使了出来。

  嗜血者队形中出现血色的,点点血色,与鸟族碰着在一起。

  凰与梧桐拔地而起,往嗜血者最多的地方俯冲而下,明黄火焰在嗜血者中爆炸开来,血肉成为了灰烬。

  大翅金鹏张大口,列过嗜血者队形,队形随即出现了空缺。

  可是嗜血太多太多,凰的加入只是让阵线勉强稳住,鸟人死伤不少,暂时僵持不下,但是嗜血者的不要命的打法,让鸟人受创。

  回来的孔雀鸟看到此等情形,直接红了眼,尾羽发出五色亮光,发出五色神光,嗜血者直接倒下一片。

  灵族。

  在迷雾中,很多的嗜血者在乱逛,咆哮,吸了一鼻子的雾气,什么都没能找到,要么自己逛着逛着就走出了迷雾,要么跟其他的嗜血者碰头,一场斗争在所难免,地面上的尸骨多了不少,阵法的频繁波动让柳青注意到了嗜血者的身影。

  在迷雾之阵中,柳青与何常悬在半空,看着迷雾之阵的情况。

  “嗜血者扩散开来了,我们怎么应对?”

  “怎么处理嗜血者,杀戮还是导正,还是不管。”

  “我们的人。”

  柳青与何常从云头下来,出现在了一个人形生灵面前,那生灵看到了柳青与何常,脸上马上爬满了笑容。

  “见过柳祖,蛇祖。”

  “终于舍得回来。”

  “柳祖,我这次回来是有事情禀报,现在嗜血者扩散,出现了散修,还有灵物。”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块人参,灵性很强烈,血脉力量在凝结。

  ……

  天柱峰上,一个身躯强大的生灵,一只牛,灵性很纯粹,一只金雕,身躯畸形,有着嗜血者的狂乱与血腥。

  金雕从天空中俯冲而下,爪子显出血色,爪子成为血玉一般,抓在牛的臀部。

  发出金玉之声,牛吃痛,牛一转身,牛角往金雕顶去,金雕往空中飞去,牛跳了很高,顶到了金雕的翅膀,羽毛从空中飘落,血滴掉落。

  掉落的血滴落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渗透入地里,一股吸力出现,血滴被吸到了不知名之处,他们的争斗还在继续。

  天柱内的干尸,一滴血滴出现在干尸的额头上,血滴被干尸吞噬,随着这血滴的出现,越来越多的血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干尸这里,随着越来越多血液出现在干尸这里,干尸出现了些许的润泽之感。

  来到了一个山洞中,韩易世伸出手,一到流光从身躯中显现,落在韩易世手心,一根针大小的木棍呈现在眼前,韩易世手一握,一根木棍被韩易世握在手中。

  在木棍上,韩易世看到了掌纹与指印,木棍向韩易世传递出了委屈的情绪。

  “我错了,谢谢你!”韩易世看着委屈的木棍说到。

  在韩易世说完,山洞中哼哼哼的声响,韩易世虚握手掌,天地之间的情绪力量汇聚。

  韩易世,恢复如初的木棍,两者以光链相连接,血脉核心从血脉次元空间出现,韩易世探索血脉核心的秘密。

  一座撑天的高山出现在韩易世的脑海中,在山体中,一个亮点出现,韩易世的视野被拉进去,那是一具干尸。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液,进入到干尸中,干尸有了润泽之感,韩易世心底浮现阻止的念头。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液为之一滞,干尸浮现出嗜血的狂暴,四面八方的血液突然加快涌来的速度。

  韩易世頂了回去,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血液只有开始的一半,韩易世被赶出了那个状态。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争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