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光明与黑暗

  

  

青城山的道长在两人走后,就宣布闭关,房间外的道士不断的从外边把材料送给道长,只见材料一直换,就是没个成果。

  道长忙活了好一段时间,没能有什么成果,只能出关。

  道人暂时把这些东西压在心底,直到有一天,道人看着灵台上供奉的祖师爷牌位。

  “这种感觉,这种气息,这种力量真的太像了。”

  道人失神的呢喃这,回过神的道人一脸的纠结,最后大袖一挥,回到住所,眼不见为净。

  夜黑风高时,灵牌放置处。

  “祖师爷有怪莫怪,弟子也是迫不得已。”恭恭敬敬的鞠躬就从身上拿出一个牌位,在边角换了一个牌位。

  心怀忐忑的道人回到住所,纯阳元神力探入牌位,牌位里面充斥着香火愿力。

  牌位里面的念头在喃喃细语,香火的力量顺着元神力就冲击元神,道人额头直冒汗,脸色苍白,把道人整得头疼欲裂。

  只得暂时恢复以后再行尝试。

  “这次我把求长生之念携带在元神力之中应该可行。”

  那牌位发出荧光,开始在很短的时间腐朽损坏,但荧光却越发的亮,道人双目闭起,呼吸悠长平缓。

  过了好一会,荧光汇聚成一个玻璃弹珠大小,牌位变作碎渣,道人睁开双眼,伸出手来,光点掉在手心。

  “灵魂根源没能合二为一,纯阳元神太强材料太弱,这倒是多了一个法宝!”

  只见道人把玉珠放在地上,随着念头与意志加持,地上开始塌陷,随着念头与意志的加持可达山岳的重量。

  玉珠飞回道人手中,平复激动的心情,决定睡醒再做打算,和衣睡下。

  第二天一早,道人就召开会议,之后道士一人一人的试,总算得到了一颗种子,一个一心求长生的道士。

  道人高层就实验总结:灵魂与器物勾连,两者根源勾连,跟人的本心(道心)有这联系。

  本心合适事半功倍,否则有死生之祸。

  一旦道心破裂,被香火之力改变本心,性情改变,成为香火神灵。

  纯阳元神者,力量过强,牌位会在这两者的冲突中毁坏,玉珠是道人强行保下而得到的法宝。

  成功者一旦灵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坏,灵魂根源在勾连中,受伤,人会魂飞魄散。

  ……

  “祖先保佑,祖先保佑,同一血脉本就会守护自家儿孙,正常人都会庇护自家后辈,与自身本心符合。”

  “这就是说修真者会遍布九州。”

  “修行到一定程度,灵魂与牌位都经过情欲力量的强化,有了对抗香火的污染,对抗中得见真我,促进修行。”

  “去别人家换点祖先牌位可行否?”

  “要么改变本心(道心),要么牌位破碎,魂飞魄散。”

  ……

  韩易世听着甄英莲背诵的锻魂决,仔细的斟酌其中的奥秘。

  用七魄去修炼锻魂决,七情六欲竟化为己用,灵魂根源触摸到世界胎膜,混沌之中的本体感应到灵魂根源,两者隔着世界胎膜沟通。

  混沌之中的本体,稍做思虑,一缕混沌气进入世界,七情六欲与混沌气想融,竟可以在世界自由活动。

  气与身融,人魂显化,道气显露,真乃造化之妙。

  韩易世确定没有问题,甄英莲才开始修行。

  可是跟韩易世眼中的道人的表现完全不一样,没有灵魂的元神化,也没有纯阳化,还是灵魂状态。

  但是梳理了灵魂,清楚的知道灵魂与身体的每一处,控制起来得心应手。

  情欲之力整合,不再是单一情欲之力的运用,手段更加匪夷所思:磨盘加黑刀双攻击。

  甄英莲梳理灵魂之后,自身的七情六欲亦能够加入循环,开始凝炼。

  不分昼夜的增强灵魂与肉体,没有了身体不适应灵魂的突然增强的情况。

  御使情绪力量的技巧更加轻松熟练,法术发动以更小的消耗得到更大的威力,发动法术的量更多,随心发动法术。

  体系结构成形,走通,又有日月宝鉴抵抗情欲侵蚀的担忧,日月宝鉴还能在情欲力量的蜕变更强的抵抗力。

  ……

  一身轻松的两兄妹经过衙门,一场人命官司正要开堂,随着人潮进去里面看看里面的情况。

  进到大堂,鸣冤鼓上尽是蜘蛛网,声音已经很沉闷。

  官老爷坐在大堂之上,左边是被告的家属,有官身之人正坐在一旁;右边是人群尽是白丁,韩易世两人已在其中;堂下是被告,师爷与原告。

  被告被枷锁锁住,跪在堂下,一脸的睥睨的看着所有人,脸上尽是嚣张的笑容,旁边还有一个师爷陪着,一脸神气的看着原告与右边人群。

  原告嘴角是受伤后的淤黑,眼中充满了恐惧与害怕,孤零零的一个,跪在堂下。

  “堂下何人是原告?何人是被告?因何状告?”

  “秉大人,民妇状告庆权贵,奸污于我,杀我满门。”

  “秉大人,这刁妇诬告于我,她所说的灭人满门者当另有其人。”

  “原告有何要说?”

  “这个畜牲看见民妇色相,动了色心,在一天晚上闯入我的家中,想要玷污于我,家中老父与相公看有歹人,奋起反抗。

  不曾想,被这畜牲尽数打死,强奸了我,我曾想过一死了之,但是想到死在眼前的老父与相公,求大人为民夫做主。”

  “被告,原告所说可是属实。”

  “秉大人,我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打赢打死两人男丁,是这刁妇伙同奸夫毒害了自己的老父与相公,以好与奸夫双宿双飞,请大人明鉴。”

  官老爷装腔作势一番之后,一拍惊堂木,堂下众人闻声目光注视官老爷,等候者官老爷的下文。

  “经本官查明,原告与奸夫合谋,毒害老父与相公,真真最毒妇人心,不当人子,秋后处决;被告乃是被陷害,现无罪释放,退堂!”

  衙役应声。

  “威武!”

  “冤枉!狗官你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人群在威武声中缓缓退去,人群中的声音被威武声压住,两人看着堂上挂着的明镜高堂,随着人群出了县衙。

  “这胡家真是遭了大难了!”

  “说什么呢!快回去!”

  “知道了,唉!”

第六十六章 光明与黑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