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脉生灵学堂

  

  

罗刹鬼以血脉威慑住的野兽,野兽承受不住的趴在地上,发出无助的低声,四肢发软的等待着罗刹鬼的施为。

  罗刹鬼很是满意看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野兽,罗刹鬼伸出手来,手心向上,天地之间的情欲力量的阴面的那一部分不断的汇聚在其手心之中,如烟似雾。

  罗刹鬼来到一头野兽面前,手中的力量化作一缕缕的丝线,从野兽的七窍,五肢,灵魂中侵蚀。

  隐藏的两者看着罗刹鬼手中的黑暗力量,那力量核心蔓延出来的丝线不断的侵蚀着野兽,野兽不断的咆哮着,眼中尽是血筋,那咆哮是恐惧的咆哮,弱小而可怜,那丝线如同锁链,紧紧绑住野兽。

  野兽随着力量的不断的侵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声音越发的虚弱无力,目光无力,无力中满是恐惧,瞳孔没了聚焦。

  到最后肝胆俱裂,眼睛因恐惧而突出眼眶,在灵性视野中,野兽的魂魄破碎,一道亮光闪过,野兽没了气息。

  青羽看着罗刹鬼的所为,体表的火焰若隐若现,喘息也急促起来,就差一点火星就会点燃青羽的怒火。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罗刹鬼再次看向向其余野兽,阴性力量随着罗刹鬼的念头而动。

  这一次是灌注全部的野兽,所有野兽被阴性力量侵蚀,野兽的咆哮响彻整个山林,惹得鸟兽仓惶飞离。

  青羽再也忍不住,直接破开鸿钧的隐蔽空间,一团蓝色的火焰喷射向罗刹鬼,罗刹鬼被打中,身躯被命中的部位直接碳化,罗刹鬼手中动作被迫中断。

  罗刹鬼中断手中动作,却也躲到了一旁,火焰弹射开,被火焰接触到的物质被瞬间烧红。

  灵气被罗刹鬼勾动,不断修复其身躯,警惕的看向青羽所在,罗刹鬼吐纳灵气,让其想起了何常。

  鸿钧把脑海中的念头压下,专注于青羽的动作,闪身出现在离罗刹鬼最近的野兽旁,带着野兽离开占圈。

  罗刹鬼再次因血脉的吸引差点失去理智,罗刹鬼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理智,这让鸿钧有了充足的时间带着其余四只野兽离开罗刹鬼的周围。

  青羽看着鸿钧在带走野兽,随时支援鸿钧,以防罗刹鬼对鸿钧出手。

  在鸿钧带着全员野兽到一旁时,罗刹鬼控制住了自己的暴走的情况。

  这时,青羽与鸿钧,罗刹鬼三者呈三角方位对峙,鸿钧接住空间能力优势率先发动攻击。

  罗刹鬼硬抗鸿钧的攻击,这让青羽认为是机会,亦是发动攻击,本来受伤的手臂突然出现黑色刀片,砍伤青羽,罗刹鬼落在鸿钧之前所在的位置。

  虽说鸿钧的攻击没有青羽的攻击的破坏性高,但是也给罗刹鬼造成了不小伤害。

  青羽与鸿钧相识一眼,看到了双方的舍命的意志,罗刹鬼感受到了微妙的情况,让他想起了在血元时的那一天,心生退意。

  三者紧张的的感受着周围的风吹草动,罗刹鬼做出硬抗鸿钧攻击的架势,想要强行换掉青羽性命的架势。

  鸿钧的注意力转移到青羽的身上,这让罗刹鬼找到了机会,一个佯攻功向青羽。

  鸿钧闪身到青羽身旁,罗刹鬼却以转身,飞向野兽所在,情欲阴性力量再次灌注到野兽体内,但其身形没有停留,快速向远方奔逃。

  两者只能眼睁睁看着罗刹鬼跑掉,罗刹鬼的远去,让两者的心神转移到四只野兽处。

  有三只野兽相继死去,只有一只顽强的活着,一次次的在死亡的边沿挣扎,微微起伏的胸膛让两者确认这个野兽没有死去。

  一天之后,野兽突然沉静下来,像是死了一般,可是没有其他野兽死是的情形,没有看到那一闪而过的灵性的光亮。

  两者正在诧异之时,野兽睁开眼睛,血色,想要毁灭一切的冷漠,吓了两者一跳。

  野兽再一闭眼,再次睁开,血色消失,满是痛苦,恐惧的眼神浮现,痛苦哀嚎,不断用爪子拍打着脑袋,眼睛在血色与正常中不断的变换。

  鸿钧尝试净化豹子的灵性污染,让自己的灵性引动天地的灵光,照射到豹子的灵性之中,可是豹子的灵性中的暗,没有被去除跟随着灵性一起成长。

  鸿钧净化失败,青羽想要点燃豹子的灵性,可是豹子恐惧的感受着灵性中的火,灵性中出现火星。

  豹子在清醒与暴走中不断轮回,直到灵性泯灭,死去,肉身也成为了燃料,灵性之火在肉身消耗殆尽而熄灭。

  两者产生了杀死罗刹鬼的想法,可是想到两者一起合力都只能跟罗刹鬼打个平手,很是懊恼。

  鸿钧回想在柳树时的情景,强化自己,灵气成为了关键。

  两个人的论修行,主要是鸿钧再说,想起了何常,说起了灵气,吐纳灵气,灵气强化身躯。

  青羽照着鸿钧所说,尝试吐纳灵气,灵气进入到青羽身躯,灵气被灵性点燃,灵气之火煅烧身躯,青羽身躯在火中蜕变。

  青羽与鸿钧走上了不一样的道路。

  ……

  在韩易世造出帝流浆之后,柳青以自己身躯为阵眼,汇聚灵气,灵气在生命的呼吸之间,从生命的身躯中进出,滋养洗涤生命的躯体,到今天终于达到了承受帝流浆的程度。

  一个个生灵在韩易世把帝流浆当雨一样洒下,帝流浆一点点的渗入到生命中,生命的血脉爆发性增长,一时间耳朵让出现千奇百怪的声音,脑海中有数不胜数的心念从四面八方而来,如同菜市场。

  三者相识,这些生灵需要妥善的安置的心声浮现。

  韩易世心底随即出现了学堂这一念头。

  韩易世对着其余两者诉说着心底的浮现的关于学堂的种种。

  柳青以自己的枝桠为材料,建造房子,桌子,椅子,黑板,可是一个人有限,材料不够用。

  其他的血脉生灵看到这些东西,很是新奇,围观的血脉生灵严重阻碍了柳青的工作。

  何常对血脉生灵进行了约束,安排血脉生灵工作,学堂的建设工作有序的开展。

  安排血脉者去采集材料,何常注意周围的环境安全。

  韩易世则离开去造字,造写字的工具,何常约束住血脉生灵,维持秩序,向生灵传达指令,材料由柳青负责,监督工程的进展,到了晚上,血脉生灵就地躺在柳树的树荫下,地为床天为被的憨憨大睡,看着这等盛况的三者面面相窥,

  血脉生灵的住所问题也需要解决,明天先暂停学堂的建设,先把住所处理好在处理学堂。

  在血脉生灵还没能辟谷的时候,吃饭又是三人的头大的问题,虽说能餐风饮露。

  大规模的启灵怕是不能能了。

  安置好血脉者,学堂也建好,坐在端坐在课桌上的血脉者看着韩易世从外面走进来。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坐下,开始我们今天的课程。”韩易世说完在黑板上写上:生灵行为有序,制定了行为规范,良好生活习惯。

  开始了韩易世的讲课生涯,韩易世,柳青,何常为教师。

  柳树就自己的经验,交血脉者灵性的感知与强化的经验,在课堂上示范与引导,叫血脉者当场实操。

  何常管理血脉者,传授灵气的汲取,吐纳,强化身躯的具体的法门。

  在柳树树顶,韩易世虚空而坐,何常虚空而立,透明人形在旁。

  韩易世伸出一根手指,情欲力量被点燃,物质灰飞烟灭而止熄。

  三者得出结论:与天地的交流才是王道,一种平衡。

  ……

  血元看着远方,想起了被自己派出去的罗刹鬼,在罗刹鬼身上那种自发的汲取生灵生机之光的能力,在自己搞出来的血脉生灵完全不一样。

  这让血元有点难受,经过这些日子的冥思苦想,血元终于想到了办法。

  血元先是找到鹰的所在,在夜色中,鹰睡去,血元闭上眼睛,血元灵性透体而出,正对鹰,鹰的灵性只是才感受到,就沉寂下去。

  鹰进入到了一个洁白的空间中,有一个光点,那个光点是自己完全信任的,

  鹰正疑惑心底出现为什么能完全信任光点的念头时,已经深信不疑,不疑有他。

  在光点的引导下,鹰看到了自己的灵性,看到了天地的情欲力量,引动了天地的情欲力量,汲取天地的情欲力量。

  鹰从情欲力量中醒来,飞上天空,凡是生命被鹰吞噬生机,生机流光不断进入到鹰的体内。

  血元看到了鹰的表现,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一半,还有一半需要找到蝼骷。

  地下的蝼骷,突然一个僵直,双眼失神,趴在洞穴中,再次活动起来时,眼中的神色已变,嫌弃的看着前足的老鼠的尸体。

  蝼骷丢掉尸体,向一干草走去,干草下是一野兽,奄奄一息,蝼骷结果野兽,正想着吃肉。

  野兽被抽离了生机,生机化作流光,被蝼骷汲取,灵性与身躯的被强化,一血光从蝼骷头上出来,融入到干草,一阵怪风吹着血元回到以前的山谷。

  蝼骷迷茫的睁开眼睛,感受到自己肚子饿了,蝼骷晃了晃脑袋,捕食老鼠。

  蝼骷捕到一只大老鼠,蝼骷正想抱着老鼠开始啃食,突然灵性自己动作,抽取老鼠尸体的生机,生机流光被蝼骷汲取,灵性的暗加深了一分,老鼠成为了干尸。

  蝼骷迷惑的眼神看着前足的干尸,不知所措,只是不再肚子饿。

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脉生灵学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